故事 文章 日记 澳门巴黎人网址 作文 读后感 星际娱乐网址网站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亲情故事 > 母爱故事

幸福就是温暖你

小故事网 孝敬父母的故事 时间:2015-02-02

2006年10月的一个早晨,南方某所著名学府正浸润在渐浓的秋色中,一条不亚于七级旋风的消息在校园迅速传开那个全校师生人人皆知的校花、大二女生姚月月退学了。从校方传出的消息是:姚月月因家庭变故不得已退学!

  幸福就是温暖你10月19日深夜,月月回到吉林省延吉市。一个破败的小屋子就是她空无一人的家。月月是一个苍白瘦弱的女孩,如同她成长的岁月,是一大片荒芜的原野,虚空得让心疼痛。

  1984年,月月出生在一个月光如水的冬夜。这也许便注定了她一生的凉薄和寂寞。

  小学六年级,她已经是个清秀聪慧的女孩。黄昏,她背着书包穿过满是落叶的窄巷,她一路哼着老师刚教的一首歌回家去。她是快乐的,像林间的小树或者天空的云雀。可是当她走完那条巷子,却听到了父亲的咆哮和母亲的哭喊,像一支支利箭横空飞来,那一刻她看到了恐惧的形状,它们是尖锐的,扎得心底荒芜一片。

  那里是家,却仿佛是一口深不见底的黑井。父亲像是疯了,他揪住母亲的头发狠狠地往水泥墙上撞,母亲光着身子,那张面孔好陌生啊,扭曲恐怖,还有仇恨。房间的另一端蜷缩着一个男人,被反绑着双手,只穿一条灰色短裤,背对着大门瑟瑟发抖。

  她想逃开,逃得远远的,却无法动弹。眼泪一下子倾巢而出,无声无息地,在脸上绝望地奔涌。

  母亲仰起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屏住呼吸,在心里一秒一秒地数,五秒。五秒后,母亲的目光从她脸上滑过,扯扯嘴角轻松地微笑。

  她记住了母亲的表情,她宁愿母亲看着她哭。她想,如果母亲看着她哭,她也许会原谅她,可是母亲却笑了。她知道,五秒的僵持后,她已经成了一个被母亲遗弃的孩子。

  母亲走后,她和奶奶住在一起。低矮的房屋,刺鼻的煤球味。她发狠地用功读书,昏暗的灯光时常一亮就是一宿。几年后,她如愿以偿考上了南方那所著名的学府。奶奶欣慰地说:“月月,好孩子,苦尽甘来,你会有个好归宿的。”

  那时她已是一个修长沉静的女孩,她咀嚼着奶奶的话,疑惑地喃喃自语:“月月也有好归宿吗?”

  奶奶心疼地说:“傻孩子,不管我看不看得到,老天有眼,你一定会有个好归宿。”

  可是,才到大二,她人生的列车便呼啸着跌进了黑暗的谷底。父亲卷入一宗贩毒案,进了监牢,在得知消息的一个月后,慈祥的奶奶油尽灯枯,含恨离世。

  她收拾行李,谢绝了校方的挽留和援助,简单地办了退学手续。她不过是个贩毒犯的女儿。她无法摆脱如影随形的罪恶感,今生她都将背负着黥刑的烙印,寒意四起,且行且痛一生。

  她躲在奶奶的小屋里整日昏睡。深夜,她在黑暗中坐起来,学会了抽烟。长发拂过脸庞,她便用手指绞起一缕,递到红红的烟蒂上,一点一点地看着它们嘶嘶地挣扎,化作烟灰。是谁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那么好吧,如果能够重来,她会毫不犹豫地跳进一盆火,逃过这一生一世。

  现在,生命于她,不过是场荒颓的独舞,她恨他们——那两个给了她生命的人被称作父亲的男人和被称作母亲的女人。

  2006年11月底,阳光疏落的深秋,月月找到了一份工作:延吉市一家美容院的助理美容师。一个月的闭门不出,她已经苍白如一张薄纸。店长一遍遍告诉她,要微笑。她动一动嘴角,却只掠过一层淡薄的影子。一周后,她和七个女孩一起被送往省城的总店进行一百天的集中培训。离开的前一天,她跪在奶奶的骨灰前,不说话,泪水流了满脸。

  她在心底一声声问:奶奶,月月的归宿在哪里?在哪里?

  省城的总店有华丽阔大的楼宇,琉璃廊檐下穿梭着各色时尚的女人,整幅的水幕墙朝向街面,街道幽静整洁,两旁是高大粗壮的法梧。休息间隙,月月站在五楼的窗口看那些从枝头飘落的叶片,她想,如果她纵身跳下去,也许会和它们一样轻盈。

  三天后,月月见到了秦方,一个三十出头的温和男人。

  秦方在总店隔壁开着一家电脑行,因为和总店培训组长很熟,便临时被拉过来充当训练的“靶子”。月月用温水给他洁面。这是月月第一次接触一张男人的脸,眉毛很浓,嘴唇温厚,粗犷的线条,高挺的鼻梁。

  他听话地躺在美容床上。笑着对月月说:“我皮糙,手重点没关系。”

  漂亮的培训师走过来手把手地教月月指法,她忽然推开月月的手,杏眼圆睁,厉声数落起来:“手这么凉,顾客怎么受得了?叫你们多穿点衣服就是不听,爱俏就趁早回家呆着去l”

  月月怔住,是的,她冷,尽管房间开着中温空调,她仍然浑身发冷,她没有带够衣服,况且,她缺钱,也没有什么衣服好带。

  秦方却急了,他连声说一“没什么没什么真的没什么,我挺喜欢的,凉一点好,感觉很舒服,很温柔,不骗你,真的。”

  培训师打个哈哈便离开了。月月的眼里忽然涌满了泪,除了奶奶,她不记得还有谁包容维护过她。在风雨里经历惯了,喝骂她可以无动于衷,可是哪怕一句体己的问候都可以轻易惹下她一串泪水。她拼命眨眼晴,生生地将眼泪逼了回去。秦方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他担心这个女孩会哭,可是没有。

  傍晚,月月出门去对面的食堂吃饭,经过电脑行,秦方叫住了她。

  “今天的事,对不起。”秦方说,“能请你吃饭吗?不过要自己动手。”

  月月犹豫了片刻,点头答应了。

  这是一个营业与吃住合为一体的屋子。秦方变魔术一样从冰箱取出鸡蛋、肉和蔬菜。厨房很小,月月帮羞搅拌鸡蛋,切碎蔬菜和肉丝,秦方熟稔地把肉菜下锅热炒,片刻功夫,热腾腾的三菜一汤摆上了客厅的桌子。秦方不停地忙着给月月盛饭夹菜,月月有片刻的恍惚,这温暖分明是家的感觉,她已不记得什么时候曾经有过。

  冬天到了。2006年12月23日,在她生日前夕,月月意外地看到了那个遗弃她的女人——她的母亲。上午九点刚过,她提着一只小巧的坤包,穿一件过膝的皮衣,径直走到里间的美容床躺下,她看一眼旁边戴口罩的月月,轻描淡写地问:“新来的?”

  月月点点头。从见到她的那一刻起,月月的心就在颤抖。她恨这个女人。只短短的五秒,这个女人就像丢弃一块破抹布一样遗弃了她。她的手不听话地哆嗦起来。女人感觉到了异样,女孩的眉目是这样熟悉,她的梦里曾千百次出现过这双眼睛。

  “摘下口罩好吗?”她压抑着激动,轻声恳求月月。

  月月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猛地扯下口罩,一张清秀的脸暴露在女人面前。

  女人顿时泪眼婆娑:“月月!你是月月!我的女儿!”

  月月失控地大喊:“我恨你!恨你!恨你!”

  她曾称这个女人为妈妈,可是,那只是曾经。

  月月问秦方“我可以去那个女人的家吗?”她把自己和母亲的一切告诉了他,只是,她隐瞒了父亲,说父亲死了。

 秦方说“为什么不去,起码她是你的生母,起码,是她求你去的,而你,也想看看她过得怎么样。”

  她来到了生母的家。阔气的大房子,保姆追在五六岁的小弟弟后面喂饭,月月站在客厅,生母在给她削苹果。一个发福的中年男人摊开手脚半躺在沙发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月月脑海里涌出十年前的一幕:一个只穿短裤的男人反绑着双手瑟瑟发抖。

  一阵恶心,她转过身摔门而出。身后传来生母带着哭腔的呼喊。她咬紧牙关,没命地一路狂奔。

  晚上,她蜷缩在秦方的电脑室上网看电影。《完美的世界》中,布奇对菲利普说:“听着,孩子,在美国,你有权利吃棉花糖和玩过山车。”

  眼泪不由自主地涌出来,怎么也擦不尽。秦方揽过她的肩,将她拥在怀里。他们静静地不说一句话。他的怀抱这样踏实温暖,他的心跳一声声传入耳中,这样清晰有力。她爱上了这个怀抱,和他身上的温暖气息。秦方捧起她的脸,用手指梳拢她的长发,仔细地擦干她的泪痕,低叹一声,绵长地吻她。泪水又涌了出来。家在哪里?明天在哪里?不管今夕何夕,她愿意这样地老天荒。

  夜里,月月一身冷汗从梦中惊醒,她梦见了十年前的那一幕,恐惧像一把把尖利的刀子。她多希望那个女人把她拥在怀里,可是没有,那个女人的笑让她汗毛倒立。

  秦方伸过胳膊,紧紧地搂着她,在她身后说:“月月,我总感觉焐不热你。放下仇恨,好吗?”月月背贴着他的胸口,泪水倾泻。

  她哭,是因为那个她称为父亲的男人,即将被判处死刑。

  她无法遏制地想念奶奶。12月24日生日那天,她决定回去一趟。她向总店请了假,秦方陪她一起回到延吉市奶奶的小屋。

  好大的月亮,冷冷地,悬挂在天空。月月跪立在奶奶的骨灰前,在心里和奶奶对话。

  奶奶说,月月,月月,那晚的月亮好大啊。月月说,奶奶,父亲就要来见您了,你们就要团聚了。

  秦方紧挨着月月跪下来,秦方说:“奶奶,月月是个好女孩,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您不在了,请允许我为她过这个生日。”

  桌上一盒生日蛋糕,插满了二十二根五彩蜡烛,蜡烛的中间是五个鲜红的楷体字:秦方爱月月。秦方点亮了蜡烛,他的脸被烛光映红,他温柔地看着她,拉起她的手让她许愿,然后等她吹灭蜡烛,完成二十二岁的仪式。

  幸福感瞬间攫住了月月。可是幸福能有多久呢?她是一个贩毒犯的女儿,人们诅咒唾骂的那个人,就是她的父亲。

  她闭上眼,双手合十。就让幸福无限延期吧。

  整夜整夜,恶梦仍然纠缠着她。夜半惊醒,冷汗涔涔。秦方把她襄进自己的胸膛,用胸口和呼吸温暖着她,在她耳边喃喃:“不怕,有我在,有我在。”

  她的脸像浮在水上的冰,憔悴苍白。

  “知道吗?把你焐暖就是我的幸福,你总是这样冷。”秦方说。

  2007年元月,在一个雪花飘舞的午后,月月见到了监狱中的父亲。父亲蓬头垢面,胡子拉碴。月月抓着探视窗的铁栏杆,心底一片凄凉酸楚。父亲说:“月月,爸爸对不起你。你好好地做人,找个好婆家。”

  月月失控地放声大哭,边哭边说“奶奶去世了,爸爸。你们一个个地都不管我都不要我,还叫月月怎么活?”

  父亲垂下头,眼泪落下来,默然无语。

  屋外大雪纷飞,天宇茫茫。月月高一脚低一脚地往回走,蓦然发现秦方一动不动地站在雪地里看着她,像个傻呆呆的雪人。月月的心瞬间揪成了一团,到底是知道了,那么秦方,我们永不再见。她把手机电池拔出来,丢进了雪地。

  踉踉跄跄地回到城里已是灯火阑珊。她走进一个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网吧,找一台空着的电脑上网,她在QQ里给秦方留言,她快速地敲出一行又一行字

  亲爱的秦方,我是贩毒犯的女儿,我没有想过耍欺骗你,只是因为自尊。我恨我的父亲母亲,是他们造成了我的苦难生活,可是我又无法像仇敌一样去恨他们,我身上流着他们的血,这份血亲至死也抹杀不掉。长时间来我处在一种分裂的痛苦边缘。亲爱的,感谢你一直以来温暖着我,包容着我。现在,我已不再奢望。不要找我,永不相见,祝你快乐!

  午夜的网吧塞满了许多不眠的灵魂,月月抱紧胳膊,巨大的孤独感袭来,像是被丢进了无人的海岛,头顶有无数颗星在旋转,她终于支撑不住,沉沉睡去。

  月月醒来是在一个小诊所,早晨的阳光照射着屋外的雪地,反射出晶亮的光芒。医生告诉她,凌晨时分,是网吧的主人敲开了他的门,把她送来这里。

  “你太虚弱,需要静养。”医生看着她苍白的脸,递给她几包药片。

  接下来要去哪里?她想到了母亲,但随即她否定了自己。她想回到奶奶的小屋去,却没有力气回家。她在公用电话亭打了个电话去总店请假,然后在幽静的法梧街的小巷租了一小间民房,她曾站在五楼,看见那里写着出租的字样。

  她极少出门。有一回她在巷子口偶然看见秦方,他从总店匆匆走出。留给她一个瘦削的背影。眼泪瞬间涌上眼眶。是的,他瘦了。他收到她的留言了吗?一个欺骗过他的贩毒犯的女儿,也许已经被他淡忘。只是看到他的那一刻,她心里很痛,缩成一团的痛。

  一个星期后,身体上的虚弱已经恢复。下午,她去给网吧主人道谢。那个瘦高个的年轻人友好地给她让座倒水,并请她随便上上网。她百无聊赖地登录QQ,潮水一样的信息铺天盖地涌来。

  她惊呆了。所有的信息都来自那个叫秦方的男人。她用手捂住嘴,不让自己失控流泪。

  月月,我爱你,不管你有怎样的身世。听到了吗?不管你是谁的女儿,只要你是我的月月。一直以来我都知道你有心事,那天在监狱看到你,除了震惊,我只是心疼。你要相信,我的幸福就是温暖你,你怎么能和我分开,怎么能?

  密密麻麻的字,每隔十分钟就是一行。他一直在不停地呼唤著她。

  我病了,月月。我到处找你,你在哪里?

  回来吧,月月,我快绝望了。

  泪水蓄满了眼眶,模糊了视线。月月抬手擦一把接着往下看,再擦一把再往下看。忽然对话框又跳出一行字:

  月月,我决定明天去找你,到你可能去的地方。这需要我暂时停业,可是我必须这样做,我真的不能没有你。月月,你究竟在哪里?

  泪水流了满脸。月月颤抖着敲出一行字:亲爱的。我在这里,一直就在你的身边……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澳门海立方赌场网址 澳门银河注册网站 澳门巴黎人开户网站 澳门海立方赌场网址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平台注册 澳门永利赌场官网 新濠天地开户官网 澳门星际开户官网 新濠天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