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赌博开户官网 作文 读后感 赌场注册官网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魔音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3-26 王珂

  一、火浪吞尸

  这日,山东省乐陵县发生了一场诡异的火灾,葬身火海的是乐陵本地人赵康。据街坊四邻讲,昨晚亥时还下了一场小雨,这场大火应该是烧不起来的,但偏偏就烧起来了,还烧死了赵康。

  赵康的邻居说起火时,他听到赵康在屋子里痛苦地惨叫,那叫声听得真真切切的,太惨了。

  “小鸟,有只漂亮的小鸟飞走了……爹,它是不是不会回来了?”一个胖嘟嘟的女娃眼里噙着泪水说。

  “小丫别哭,爹明天就给你逮只雀。”

  就在这会儿,一个同样胖嘟嘟的男人跳到女娃面前,递给了她一串糖葫芦说:“丫头别哭了,来吃糖葫芦!”

  “王欢,别吓着孩子!”跟在后面的枯瘦男子正是杜百良,而不远处眸光熠熠的则是“神探”张期侠。

  张期侠来山东省审核各地审案公文,前一日正在乐陵县审核公文,听闻距离县衙不远的一字街发生了诡异的火灾,还烧死了一个人,于是过来看一看。

  张期侠跟查案的捕头打了个招呼,正好烧焦的尸体被抬出了屋,捕头啧啧说道:“这个叫赵康的几乎被烧成了黑炭,面目全非,唉。”

  赵康的大屋被烧了个七七八八,残存的家具也只有半张大床,两张破桌。王欢迈着小步子,小眼珠子在大屋里刚扫了半圈,突然“咦”了声:“大人,你来看这边。”

  半张大床的底下有一摊呈扇形的血迹,王欢说道:“赵康被烧死之前已经受了伤,这凶手竟然还放火烧死了他,太残忍了。”

  魔音张期侠凝思片刻,缓缓地说:“从血迹的溅射位置和方向来判断,赵康是面对木床受的伤,所以血迹才会溅射到床底,最有可能的是,他当时被绑在了床头,无法动弹,任人鱼肉。”

  杜百良皱着眉头:“但这么讲就有些不太合理了,被害者已经被缚而且受了伤,凶手可以轻而易举地杀人,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放火烧杀?”

  张期侠沉声说:“繁冗的杀人手段其实是凶手心虚不实的一种表现。欢子,你再去大屋外头转一转,多留点心。”

  “好。”王欢应了一声便出去了。赵康的屋检查完了,张期侠问:“昨晚大火时门窗都关了吗?”

  捕头迟疑道:“邻居里有人看到东边靠林的窗户敞开了一半,如果赵康是被人所害,那么凶手很可能就是放火后从东边窗户逃跑了。”

  张期侠点点头,而后正色说:“凶手的确存在。”

  “大人,大人!”王欢又跑了回来,手里举着一枚月牙形的小铁环,“我从东边窗户下面发现了这玩意。”

  张期侠乍一看铁环有些眼熟,但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二、疑凶迷踪

  小铁环被张期侠收好,杜百良枯黄的脸皮上没半点表情:“大人,去停尸房看一看吧。”

  张期侠点点头,三人回到了县衙大院。杜百良跟仵作简单打过招呼,就扑到了焦尸身旁,张期侠和王欢守在外头。不久乐陵朱县令也来到停尸房,朱县令也觉得赵康案有些蹊跷,又说烧杀赵康的嫌疑者已经有了,叫侯勇。

  “侯勇?”

  “下面的捕快报上来,昨晚有证人见到侯勇进了赵康的屋子,然后两人就起了争执,争执一直持续了小半个时辰,之后赵康屋子里的灯盏就突然熄灭了。”朱县令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子,“我已下令让人传唤侯勇来县衙了。”

  朱县令正说着,停尸房的门开了,杜百良慢腾腾地走了出来。王欢忙问:“咋样了,有什么收获?”

  杜百良坐在廊下,拧着眉毛说:“经过尸检判断,死者四肢焦黑,咽喉和腹内有大量炭灰和粉尘,确定他是在大火中窒息而死。不过除了这些,我还在死者腹腔内侧发现了少许的黄白色粉末,暂时不知道用途。”

  杜百良将粉末交给了张期侠,张期侠嗅了嗅,没有什么气味,便把调查粉末的事交给了王欢。

  到了午时,朱县令请张期侠三人去府里吃了饭。

  未时大半,捕头来找朱县令。

  “大人,侯勇跑了!”捕头忙上报,朱县令神情紧张:“跑了?跑哪里了?说清楚!”

  原来侯勇从昨晚就没回家,他夫人等了一整晚都没等到人。至于侯勇和赵康之间的纠葛,侯勇的夫人也全说了。

  赵康先前是世家子弟,后来迷上了赌博而败了家,但他死性不改,四处吹嘘说他还有套老家宅院,以此来招摇撞骗。

  侯勇上了当,把钱借给了赵康,结果银子就如同掉进了无底洞。

  侯勇自然不甘心了,于是三天两头找赵康要钱,两人经常起争执,也动过手。

  前一晚侯勇喝了酒,借着酒劲就又去找赵康,还对夫人说:“这一次赵康再不给我银子,我就一把火烧了他家。”

  朱县令恍然道:“最终赵康家果然被火烧了,赵康也葬身火海,而侯勇却不知所踪……无须多查了,侯勇就是凶手!”

  “立即下令从各要道追缉侯勇。”朱县令义愤填膺道。

  张期侠没有表态,但眼中泛起了疑虑之色。

  三、月牙鸟锁

  五月十号,赵康案后第三天。捕头带来了嫌犯侯勇的消息,张期侠跟随着来到县衙大堂,朱县令早已正襟危坐,堂下跪着一个瘦弱的鼠须男子,全身哆嗦得如风中飞舞的落叶。

  此人名叫张顺水,但身上却穿着侯勇的滚花长袍,而且下摆血迹斑斑!

  “张顺水,侯勇的衣服为何在你身上?你是不是杀了他?”捕头质问道。

  根据侯勇夫人的描述,众人依照侯勇离家最后一天所穿的衣物寻找他,不想却抓到了张顺水。

  张顺水嚅嚅道:“县令大老爷,我冤枉啊。这身衣裳,它不是我的……是我捡来的。”

  “你从哪里捡来的?”张期侠眼中精光闪烁。

  “回大人,就从县城东边的野狗山林子里捡来的。”

  “野狗山!”捕头面色一变,张期侠小声问了句,捕头回道:“野狗山上到处都是山匪和强盗。”

  午时,张期侠等人跟随张顺水来到了野狗山山脚下的林子里,在一块凸出的大石头上发现了一些凝固的血迹,张顺水就是从这儿捡走的长袍和靴子,看来他并没有说谎。

  捕头摇了摇头说:“侯勇看来是被山匪给劫了,他只怕凶多吉少了。害人终害己,真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  王欢绕着大石转了两圈,回来跟张期侠道:“周围没有明显的脚印,也没有打斗纠缠的痕迹。”

  “嗯,先回去吧。”  一行人转头往回走,不知谁惊吵了栖息的林鸟,扑簌扑簌一群林鸟飞出山林,飞往天空的远处,张期侠看着鸟影,忽然说:“我知道了,我终于想起来了。”

  “想起什么来了?”王欢凑上来问。

  “这个!”张期侠摸出了那枚月牙小铁环,淡淡一笑:“先前在恩师家里看到过几次,它是用来扣鸟的鸟锁。欢子,你还记得赵康邻居家女娃说过的话吗?”

  王欢想了想:“她说小鸟飞走了……飞走了,啊,难道这枚鸟锁跟飞走的小鸟有关?”

  张期侠捏紧了月牙鸟锁:“走吧,再去找一找那个爱哭的女娃。”

  乐陵县一字街,王欢很快就问清楚了女娃的家。

  “小丫头,你回答叔叔一个问题,叔叔就给你这串糖葫芦。那晚你看见飞走的小鸟,它长什么样子呀?”

  女娃看着糖葫芦吞了吞口水,很认真地说:“它有一对爪子,鲜红鲜红的羽毛……它很漂亮。”

  王欢回头瞧了瞧张期侠和杜百良,眼睛里流露出无可奈何的神情。

  “对啦,我捡到了它的羽毛!”女娃拍着小手,转身从屋子里取出了一根长长的红色羽毛,这羽毛比一般鸟儿的都要大,也要坚硬。

  张期侠接过红羽盯看了一会儿,嘴角不经意上扬一个角度。张期侠又送给女娃两串糖葫芦,然后嘱咐王欢说:“欢子,你马上去附近的鸟市转一转,记住只找一种鸟,它的样子……”

  王欢静静牢记于心,轻颠颠跑远了。

  四、李代桃僵

  回到县衙后,张期侠吩咐杜百良对焦尸进行了二次尸检,将近一个时辰后,杜百良走出了停尸房,眼睛里却散发出神采奕奕的光芒。

  张期侠上前问:“怎么样了?”

  杜百良露出了两排整齐的黄板牙:“事实跟大人推测的一样。”

  两人说了没多久,王欢回来了,脸上有掩饰不住的激动:“大人,我在乐陵最东边的一个鸟市里发现了目标!那只鸟跟你描述的一模一样,胃口也大,而且专门吃好东西。啧啧啧!”

  “很好,欢子。那黄白色粉末的调查可有什么收获?”

  王欢习惯性地挠了挠头:“有个郎中说他有个师叔也许知道,他已经帮我去问了。”

  张期侠伫立良久说:“案件始末我已大致清楚了,接下来就要借用朱县令的力量了,另外还要有几分运气。”

  酉时,驶离乐陵乌渡码头的最后一艘河船潜入了黑色的天际中,摆渡的船夫忽然发现岸边灯火通明,岸边还有一队缁衣捕快不停挥手,示意把河船重新靠岸。

  船夫不敢怠慢,又慢慢把船靠了回去。

  船里的所有人又都上了岸,岸边围拢着七八名缁衣捕快,张期侠如刀锋般的眼神在每一个乘客身上扫过,最后锁定一名留鲶鱼胡子的黑衣男子。

  张期侠望了望其他人,抱歉地说:“打扰各位了,你们可以乘船离开了。而你,请跟我来。”张期侠对黑衣男子说。

  张期侠赶回县衙时已是半夜,朱县令正在等他:“张大人,你说赵康案的真凶还活着,你找到了吗?”

  张期侠点点头,视线落在黑衣男子脸上。“他……他就是侯勇?”朱县令瞪大了眼。

  “真凶就是他,但他不是侯勇,而是—赵康!”张期侠说罢,突然一把扯下了黑衣男子的鲶鱼胡子露出男子完整的容貌。

  乐陵捕头见过赵康的画像,此刻他盯了黑衣男子好一会儿,喝声道:“没错,他就是赵康。”

  “赵康不是已经死了吗?他的尸体还在停尸房里呢。”朱县令一时大脑空白,根本没办法思考了。

  “朱县令,死了的不是赵康,而是侯勇。”张期侠语气平静地说,“赵康精心设计了一出‘李代桃僵’的诡计,利用大火焚尸掩盖了死者的真实身份,让所有人都以为被烧死的就是赵康。”

  朱县令呆了半天才回过神:“可是大火时,很多人都听到了赵康的惨叫,如果赵康是凶手,他是怎么凭空逃离火场的……”

  “问得好。”张期侠瞥了黑衣男子一眼,黑衣男子面沉如水,一言不发,旁若无人地站在角落,“我便说给大家听。”

  五、惟妙惟肖宛如真

  张期侠缓缓伸开左手,手心里有一枚月牙形小铁环,正是鸟锁。“这枚小铁环唤作鸟锁,本应该在铁环尾端还挂着一条细铁链。铁环锁在鸟爪上,铁链则固定某处,这样鸟就无法飞走了。鸟锁为何会出现在火场中,而且就在东窗下?”

  “赵康邻居的女娃在火场里看到有一只很漂亮的红色小鸟,并且捡到了一根羽毛。”王欢举起那根红色羽毛,张期侠说,“这根羽毛属于名唤‘鹦鹉’的鸟。”

  “鹦鹉罕有,不过它也有一个了不得的本事,就是能效仿人说话甚至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张期侠顿了顿又道,“学舌鹦鹉、遗落的鸟锁同诡异大火有何种关系,想要搞明白就必须找回飞走的鹦鹉—被豢养过的鹦鹉通常会失去自我寻食的能力。逃走的鹦鹉只有一条活路:就是乞求再被饲养。但一般人养不起这种金贵的鸟儿,最好的办法就是卖掉。”

  王欢接了话去:“我按大人的话在整个乐陵鸟市转悠了一圈,在东边鸟市发现了一只红色鹦鹉。我第一眼看到它时,这鹦鹉正伸着脑袋大声地惨呼—救命!”

  无动于衷的黑衣男子脸色变了变。

  张期侠再道:“我已让赵康邻居确认过了,鹦鹉的叫声模仿的就是赵康,而且惟妙惟肖,几乎以假乱真。”

  “至此我已完全识破了赵康案的诡计—赵康先打伤了来要债的侯勇,将侯勇面对大床绑在床头,然后将鹦鹉搁在房里,用鸟锁固定好。

  ”但鸟锁另一端不能用铁链子,而是用长长的布绳,因为一旦鹦鹉逃不掉被烧死了,后来的捕快就可能识破诡计。接着精彩的好戏上演了,赵康放火并逃离了大屋,鹦鹉则按训练好的大声呼叫‘救命’,让所有人都以为当时赵康还呆在屋子里。“

  ”之后火苗烧断布绳,鹦鹉就从窗户飞走了,只剩下了侯勇被烧死。“张期侠看着黑衣男子,”这便是‘李代桃僵’的杀人诡计,也是赵康凭空逃离火场的真相!“

  ”不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鹦鹉飞逃时遗落下的鸟锁成了识破诡计的关键。“

  黑衣男子抬头凝视张期侠,不多会儿又转移了视线。

  ”但是,如果侯勇是被烧死的,他为什么不在屋里呼救?“捕头狐疑道,”难不成他的嘴被塞住了……“

  ”捕头你还记得在尸检中发现的黄白色粉末吗?“张期侠慢慢说,”黄白色粉末实乃南方大山里的一种哑药,人服用后可三日无法开口说话。“

  ”原来如此啊!“捕头啧啧称奇道。

  ”诡计已破,但为了以防万一我也找到了侯夫人。“张期侠正色说,”侯夫人告诉我,侯勇年少时曾摔断了左腿和左手腕。我于是进行了第二次尸检,果然在两处骨骼外侧发现了经久前的裂痕,这说明了死者乃是侯勇,而非赵康。“

  ”证据都已摆在眼前了,赵康,你是个极聪明的人,否则也想不出如此缜密的诡计。时至此刻,你可认罪?“

  张期侠冷然而对,黑衣男子肩膀抖了抖,竟然笑出声来:”张大人,我就是杀人者赵康,你所推论的都正确。但是,你是怎么猜到我在今晚乘坐乌渡河船离开的?“

  六、执念如火

  张期侠淡淡一笑:”这件事说实话,我靠的是感觉。“

  ”感觉?“不光赵康,其他人也都一愣。

  ”从整件案子来看,我推断你是一个极聪明、自负又大胆的人。“张期侠望向赵康,”而你这样的人,很喜欢自我欣赏。在野狗山故意扔掉侯勇的衣裳,给人以侯勇被山匪所害的假象,无疑是你做的。所以,我判定,你还在乐陵。“

  ”哈哈,哈哈!“赵康突然大笑了两声。    张期侠继续说道:”你的老家在墨岭山,乘坐乌渡河船时间最快,所以我推断你会在乌渡码头。至于在整船人里一眼就寻到你,则是因为你的假鲶鱼胡子太过粗劣。但我不否认,我抓到你靠了几分运气。“

  ”如果你在乌渡没找到我,你会怎么办?“赵康问道。

  张期侠毫不犹豫地回答:”我会连夜乘船赶往墨岭山,哪怕将墨岭山翻个底朝天也要抓你回来!“

  赵康一怔,直愣愣地看了张期侠良久,说:”栽在你手里,我认了。“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赌场网站 澳门赌博注册网站 赌博开户官网 澳门赌博官网 澳门赌博开户 澳门赌场注册官网 澳门赌博注册官网 赌场网址 赌博开户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