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老葡京网址 作文 读后感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牙医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12

  地下室里足有上百人,他们躺在一张张货架一样的床上。这些都是走进我诊所里的人,我早就说过,只要走进我的诊所,决定他们生死的就不再是命运了。我根据他们血型的不同,将他们有序地排列在各个位置。他们没有死,靠着一种昂贵的营养液维持他们的生命。只有好人才是保存器官最好的容器。

  每一个人都不过是被命运操纵着的棋子罢了。

  在人生这盘棋局里,我和命运博弈了很久。

  隐形人

  你见过“隐形人”吗?我就是一个。

  别误会,我是说,我是在任何情况下都会被别人忽略的那种人。我的长相很大众,保证你见过一次就会忘记。我的身高也不突出,一定没有你高。在医人的时候,每一次上课,我都会坐在教室里最靠后的位置。所有人都在看前面,我看的却是所有人的后面。没有人会注意到我,而我却能打打捉到每一个人的小动作。

  低调总是令我处于不败之地。所以我医大毕业后开了这家规模小得可怜的牙科诊所。这里远离市中心。居住在这里的都是一些社会闲散人员,他们没有固定的上作,常常聚在一起赌博,输光了就会想方设法地去弄钱。这里是被城市遗忘的角落,而住在这里的则是被上帝遗弃的人。

  牙医你可能会笑我,把诊所开在这里还怎么赚钱?你说得对,不过用金钱去衡量快乐是肤浅的。我喜欢在诊所前的空地上种满月季花。这种花很像玫瑰,却没有攻瑰那么谄媚,盛开的时候总是带着一种让人不敢小觑的低调。偶尔也会有人问我如何能把花养得这么漂亮。我只是笑笑,因为那是我的秘密。

  还有一个秘密我只告诉你一个人,我在诊所的下面修了一个地下室。

  赵大娘

  只要有人走进我的诊所,决定他们生死的就不再是命运了。

  还记得那时在火学,没有课的时候,室友们不是在寝室里打游戏,就是一起去打篮球,小过他们从来都没有叫过我。不是他们有意要孤立我,而是他们真的忘了我的存在。我喜欢在寝室里看人体器官的构造,图表上那一个个血淋淋的器官让我心潮澎湃。我从没想过人的器官会那样的美。所以上解剖课的时候,我格外认真。

  透过那面脏兮兮的橱窗看外面,一切都是朦朦胧胧的。我还是决定把橱窗擦一擦,居委会的赵大娘说得对,太脏的话也会引起别人注意的。

  那天赵大娘找到我,指责我诊所的玻璃太脏了,说这样会影响_{上区形象。

  我很想提醒她,她的社区根本就没有多少人,但我还是笑着答应了,还顺便替她镶了一口最昂贵的假牙,当然是免费的。事后赵大娘一改往日居委会主任凌厉的形象,变成了和蔼可亲的老人家。

  赵大娘亲切地问我:“小柯啊,今年多大了?有对象了吗?”

  我笑着摇了摇头。

  赵大娘装出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说:“这么年轻有为的医生,怎么能没对象呢?”

  我说:“牙医算什么医生啊,再说您看看我这诊所,简陋得不能再简陋了,哪个姑娘会看上我呢?”

  赵大娘拍着胸脯说:“这事包在大娘身上了。”

  我努力装作感激的样子向她道谢。

  那大我几乎什么都没做,还陪着赵大娘聊了一下午的家常。从她年轻时经过了怎么样的历练才做到了居委会主任这个位置,一直聊到她那个不争气的孙子又好久没回家了……总之听得我眼皮都打起架来。

  快天黑了,赵大娘才起身和我告别,她嘱咐我,要是有她孙子的消息就及时通知她。我笑着答应。其实我连她孙子长什么样子都不记得了。

  临走时赵大娘还对着镜子龇了龇牙,看来对我的手艺还是比较满意的。

  送走赵大娘之后,我扔掉刚才做假牙的那套模具。她应该庆幸,庆幸她行将就木的身躯对我毫无价值。

  佳卉

  那人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我的心罕见地忐忑起来。抱歉,为了小止漏风声,短信的内容我暂时不能告诉你。

  虽然我不愿意承认,但是客观地说,我被命运将了一军。

  就在我愁眉不展的这几天里,佳卉的出现驱散了我心里的阴霾。

  早上我刚打开诊所的门没多久,佳卉就走了进来,卡通T恤和简洁的牛仔裤,配上利落的马尾辫,像是一阵清爽的风。我发誓那一刻我差点儿喜欢上她。

  我擦了擦嘴角上油条的残渣。

  “你是柯医生吗?赵大娘让我来看看你,叫我佳卉就好。”佳卉大大咧咧地说。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赵大娘给我介绍的姑娘,这可能是她这辈子做的惟一一件好事了。

  我能感觉到我的脸一定不争气地红了。和佳卉豪爽的自我介绍相比,我的羞赧让我觉得自已像个孩子。

  “叫我柯君就行。”我微笑着伸出了手。

  那个下午我们聊了很多,佳卉聊天很有技巧,大部分是对我的专业知识识的提问。我有问必答。

  她问:“你对外科手术了解多少?”

  我笑着说:“那和我的专业相差太远了,我只和牙齿打交道。”

  佳卉似乎想起了什么:“对了,你认识赵大娘的孙子吗?”那个孩子好久没回家了,赵大娘很担心。“

  我说:”那个孩于我见过几次,没什么印象。你知道的,现在的孩子基本都不太注意保护牙齿,更不会来口腔诊所。“

  佳卉笑了笑,眼神却始终没有离开过我的眼睛。我有点儿害怕了,这样的眼神太犀利了。

  佳卉看了看时间:”打扰了你一上午的工作,真是不好意思。下午我还有事,我们改天再聊吧。“说着起身告辞。

  我说:”没关系,反正我的诊所一直都没什么生意,现在很少有人注意牙齿的健康。不如这样,我给你的牙齿做个检查吧。“

  佳卉忙推辞说:”不用了。“但是我的热情真挚让她无法拒绝,她只好说,”那太麻烦你了。“

  我示意她躺在椅子上。

  佳卉张开嘴,含糊不清地说:”我的牙齿还好吗?有虫牙吗?“

  我说:”很健康。对了,你是什么血型?“

  ”A型……“她的眼皮越来越重,片刻之后便昏睡住了椅子上。和我推算的时间相差无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每个人也都有自己的选择,既然佳卉选择走进我的诊所,那么回应她的将会是一场梦魇。

  呵呵,将军。

  鱼饵

  就像这个世界没有免费的午餐一样,当你发现这是个圈套的时候,鱼饵已经被你吃到肚子里。

  在这条街上有限的几个店铺中,除了街角那家洗头房之外,我的诊所是最晚关门的。窗外,随着微风频频颔首的月季花,在灯花的映射下散发着妖冶的气息。

  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在我的诊所里工作到最后一刻。正打算关门,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男人走了进来。

  其实做生意和钓鱼的道理都是一样的,从生意主动找到你的那一刻起,主动权就被你牢牢地攥在了手里。就算你再迫切也要绷足了架子才显得奇货可居。

  我笑着说:”你好。“

  男人刻意地将鸭舌帽拉低,躺在了躺椅上,说:”帮我检查一下牙齿。“声音被有意地压低,但我还是听出了说话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我喜欢这样的年纪,他们的血液里总是充满了活力和叛逆,这让他们的心脏跳动得更加有力。

  我表现出很放松的样子,那个孩子却好像很紧张。我很快给他做完了检查,然后递给他一杯漱口水。

  他犹豫着推开了我的手,说:”不用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猜出了那杯水里被我下了迷药,但他一定是个谨慎的孩子,有意思。

  在确定我并没有什么危险之后,他那冷冰冰的刀尖就抵住了我的肚子上。

  我高举双手,露出胆怯的表情,说:”有话好说,别伤害我。“

  他努力克制着颤抖的手,说:”把你的钱都给我。“和我以前遇到的劫匪相比,这孩子太紧张了,估计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

  我把我的钱包拿出来放在了他面前,他迅速地拿起钱包,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眼神流露出了一丝杀意。

  我心里一惊,这孩子虽没有我以前遇到的那些劫匪专业,却比他们心狠手辣。

  我急忙说:”看你这一头汗,赶紧擦擦吧。“说着我把口袋里的纸巾递给他。

  他拿起纸巾擦了擦满是汗水的额头,然后凶狠地向我走来。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他就已经倒在了我的脚下。

  我能在漱口水里下迷药,当然也能在纸巾里做手脚。这孩子还是太年轻。

  后来我才知道,这个孩子是赵大娘的孙子。

  他也是命运安插进我诊所里的一颗钉子。

  地下室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坏人。如果一定要我为自己定义的话,我觉得我像一张网,一张为这个世界过滤掉渣滓的网。

  我把赵大娘的孙子扛到了我的地下室里。入口是一个很隐蔽的所在,就算你仔细观察也找不到门和地板之间的缝隙。

  地下室里足有上百人,他们躺在一张张货架一样的床上。这些都是走进我诊所里的人,我早就说过,只要走进我的诊所,决定他们生死的就不再是命运了。我根据他们血型的不同,将他们有序地排列在各个位置。他们没有死,只是处于昏睡的状态,靠着一种昂贵的营养液维持他们的生命。只有活人才是保存器官最好的容器。

  这个孩子是B型血。这么多年来,我对B型血的人有着近乎于狂热的偏执。

  手术刀划破他的皮肤的时候,那种感觉是难以言喻的。就像孩子总是喜欢破坏东西一样,那是身体里最原始的躁动。

  我取走了他身体右边的那颗肾,其余的器官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他的身体被我粉碎之后就会埋进种植月季花的土壤里。尸体是最好的肥料,这也正是我的花能绽放得那样迷人的原因。

  或许是迷药剂量的问题,或许是命运被我反将一军之后的恼羞成怒,佳卉居然醒了。虽然睁开了眼睛,可她的身体还是不能移动,也没有办法发出声音。她目睹了我解剖那个孩子的过程,血腥的场面和味道让她的身体开始颤抖,眼神中也流露出了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孱弱。

  可是我的心却沉闷得像堵了一块石头。这眼神多像小茹啊。

  小茹

  有些记忆是难以忍受的疼痛,稍一回想便会血流不止。那是连时间都无法治愈的伤口。

  还记得那是在大学的自习室里,我去拿刚刚遗忘在座位上的笔记。

  小茹百无聊赖地翻阅着我的笔记,那慵懒却透着孤傲的样子,我永远都忘不了。

  从那天开始,小茹成了我的女朋友。尽管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办法相信这是真的,但我还是小心翼翼地维护着这突如其来的幸福。

  我更加努力,一个人抄着两份笔记,只是为了能让小茹在寝室里多睡一会儿。考试前我给小茹画复习重点,只是为了让她不挂科。我跟小茹见面的时间少之又少。她回复我的那些短信虽然只有几个字,但让我感觉这些付出是值得的,因为我真的爱她。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喜欢溜进教学楼的解剖室。白天,我躲在同学之间观察,只有到了晚上,我才会偷偷地一个人亲手解剖尸体。我喜欢一个人静静地不被打扰地观察人的器官,而且我缝合伤口的技术已经相当成熟。这里平时白天都很少有人来,更别提晚上了,所以没人会发现我的秘密。

  走出解剖室的时候,我特意从小茹的寝室楼前走过,只要看一看她的寝室,我就心满意足了。大家有暗恋的经历,就谁也别笑话谁了。

  灯还亮着,小茹是不还在复习呢?我幸福地想。

  路过篮球场时,长椅上传来了小茹的笑声和一个男人窃窃私语的声音。有那么一瞬间,我的大脑一片空白。

  小茹说:”放假的时候,我们去丽江玩吧。“

  那个男人戏谑地说:”那你的男朋友怎么办?“

  小茹问:”你说谁?“

  那个男人笑得更轻蔑了:”就是那个自闭的怪人啊!“

  小茹轻蔑地说:”他?我就是用他来帮我抄笔记,要不我哪儿有时间跟你在一起啊。我连手都没让他碰过。“

  他们的笑声像毒蛇一样钻进了我的耳朵。耻辱让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了出来,我哭得像个孩子。

  残留着尸体味道的手术刀在我的口袋里蠢蠢欲动。仇恨是一个邪恶的种子,滋生在内心最黑暗的土壤里。

  擦了擦没出息的眼泪,我觉得我又变回了自己。

  苏警官

  当一个人经过器官移植的手术之后,身体上会存留着器官捐献者生前的一些习惯。有人欣喜,认为这是生命的奇迹,我却莫名地感到恐惧,这充满了轮回的味道。很多事情是我小愿意深究的,就像曾经有人告诉我:这个世界,每天出生的人数和死亡的人数其实是一样的。

  我没办法考证,也不敢考证。我怕这个说法是真的。

  思绪又把我带回了过去。

  我在学校附近租了一所房子,小茹和那个在操场上嘲笑我的男人此刻被我绑在了这里。这个男人我见过,高大帅气,是每个女孩子都喜欢的类型,只是和别人说话的时候喜欢挑眉毛,真是个讨厌的习惯。

  我还没想好怎么处理他们,但是背叛我的人一定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小茹和那个男人失踪之后,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警察来过几次之后终于找到了我,在小茹的通话记录里有我的手机号码。

  给我做笔录的警官姓苏,年纪比我略大一些。我看得出他的气色不好。

  苏警官开门见山地问:”你和聂小茹是什么关系?“

  我直言不讳地说:”我们算是男女朋友吧。“

  苏警官诧异地问:”男女朋友?“

  我笑笑说:”其实有的时候我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可有些事就是这么难以捉摸。“

  苏警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问:”你最后一次见她是在什么时候?“

  我说:”大概是两个星期以前吧。我们虽然是情侣,但因为马上就要考试了,我们都忙着复习,所以见面的时间很少。“

  苏警官点了点头:”这是我的名片,要是你想起了什么线索的话,可以随时联系我。“

  我笑着说:”好的。苏警官,您是什么血型?“

  苏警官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礼貌地回答说:”我是O型血。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说:”您知道的,我们学医的对血型总是很敏感,而且我感觉您的脸色不是很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苏警官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显然我触摸到了他的禁忌。

  这个世界,有多少双眼睛就有多少秘密。

  请客

  我约苏警官在学校附近的小餐馆里见面。他的脸色依旧很差。

  这是我生平第一次请客,也是上大学以来第一次不是一个人吃饭。

  苏警官问:”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我在他面前的空杯里倒上了啤酒,说:”没,就是想和您交个朋友。“

  苏警官愣了愣,显然认为我是在耽误他的时问:”不好意思,现在是工作时间,我不能喝酒。“

  我笑着拿起自己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这也是我第一次喝酒。酒真难喝,怎么会有人花钱买这个?

  苏警官说:”希望你以后有线索的时候再给我打电话。“说着起身要离开。

  我淡淡地问了一句:”苏警官,你的病是遗传的还是后天的?“

  苏警官呆立良久,才又坐回到座位上,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说:”别忘了我是学医的,我看得出你的病跟着你很久了。“

  苏警官的脸色变了又变,盯了我半天才缓缓地说:”这件事除了我父母,很少有人知道。我有先天性心脏病。家里动用了关系才将我送进了警校。“说着喝光了酒杯里的酒,”医生说我活不过25岁,可我已经快30岁了。25岁以后的每一天都像是赚来的一样。我真的很喜欢警察这份职业。可是我也越来越感觉到身体的力不从心。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

  我静静地听着。一切都在按照我的计划进行。

  苏警官话锋一转:”我跟你说这个是希望你能替我保守秘密,这样对大家都好。“眼神里刻意流露出了凶狠。

  我点了点头说:”我会守住你的秘密,可是你的病就像是定时炸弹一样,随时都会要了你的命。“

  苏警官无奈地笑了笑:”过一天算一天吧,反正我已经赚了这么多年了。“

  我问:”你怎么不去医院做心脏移植手术呢?“

  苏警官叹了口气说:”我一直在等待着适合我的器官,我已经等了很久了,现在愿意做器官捐献又适合我的血型的捐献者很少。“

  我试探着问:”要是我能帮你做这个手术呢?“

  博弈

  人生就是一场博弈,我之所以能赢,不是因为我运气好,而是因为我了解人性。

  苏警官看到我禁锢的小茹和那个男人的时候,瞬间反剪住我的手,将我按倒在地。

  当冰凉的手铐铐住了我的双手时,我毫不意外,这也在我意料之中。我对他说:”苏警官,你以什么罪逮捕我?绑架还是非法拘禁?关我几个月还是几年?反正我有的是时间。可你不一样,你的病随时会要了你的命。你面前的这个男人和你一样是。型血,而且十分健康。他强壮的心脏就是你活下去的希望。当然你也可以逮捕我,放了他们。你们之间注定只能有一个人活着。“

  我感觉到那双强有力的手终于还是妥协地软了下去。他颤抖着打开了手铐。

  我给了他一张清单。他为我准备好了我所需要的一些设备。

  我把这间出租屋仔细地消了毒。小茹带着求饶的眼神望着我,而那个男人眼中依旧流露着不屑。我走过去的时候,男人甚至挑衅地挑了挑眉毛。我用满是乙醚的毛巾捂住了他们的鼻子。

  我才不会生一个死人的气。

  我把手术刀交给苏警官之后,耸耸肩说:”我会救人,但是不会杀人。你只要把刀插进这里就可以了。“我指了指男人脖子上的动脉。

  苏警官没有犹豫,把刀狠狠地插了进去。血像喷泉一样,喷出了好远。我喜欢他爽快的性子。

  苏警官把手术刀还给我,然后躺在了于术台上,疲惫地说:”开始吧。“

  其实这是我第一次做这样的手术,虽然在解剖室里的尸体标本上做过很多次了,可拿活人做实验还是第一次,因此不免有些紧张。可当我颤抖着用手术刀划破他的皮肤,露出了内脏时,我兴奋得忘记了紧张,手也越来越快,越来越稳。

  不知道是小是乙醚的剂量出了问题,小茹醒了。她眼睁睁地看着我做完了手术,声音在她的喉咙里颤抖着,身体不住地颤抖。直到我缝合上苏警官的伤口,她的眼睛里开始流出恐惧的泪水。

  我愤怒了,她不应该这样卑微。褪去了高傲的小茹已经不能让我心动了。此刻,她仅仅是欺骗过我的女人。

  看着那个男人敞开着的胸腔,我丝毫不会介意再多做一场手术。

  继续等待

  人总是要学会耐得住寂寞。

  闲暇之余,我总是会情不自禁地想起小茹。我把她禁锢在我的地下室里,为她准备了一个四面都是镜子的房间。她的身体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疤痕。每一次遇到B型血的人,我都会从他们的身体里取走一个器官,移植到小茹的身体。我把赵大娘孙子的那颗肾移植到小茹的身上之后,她的身体里已经没有属于她自己的内脏了。她现在是我最完美的作品。

  ”砰“地一声,门被人撞开,几个穿着警服的人冲了进来。

  其中一个队长模样的人指着我喊道:”不许动。“

  我听话地坐在那里,微笑地看着他们。其他几个人在这有限的空间里搜查着。我看到了站在那个队长身边的赵大娘。此时的她神情冷漠,眼神凌厉,又变成了那个不怒自威的居委会主任。

  赵大娘说:”警察同志,我亲眼看到黄警官走进来。我一直等到晚上也没见黄警官出来。“

  哦,原米佳卉姓黄。

  再刻意的低调也会有引起别人注意的那一天。我只选择那些穷凶极恶的人下于,毕竟没有人会为了一个坏人的失踪而兴师动众。但是赵大娘的孙子是个例外,这个处在叛逆期的孩子还有一个惦记他的奶奶。赵大娘报了警,我无疑成了最有嫌疑的人。他们派了一个警察到我这里做卧底,就是佳卉。我用迷药迷晕了佳卉之后,套出了佳卉的身份。我当然不会直接问她,因为对于做过特训的人员,这些是没用的。我的办法很简单,我只是把警校历年来的考题选了几道来问她。她居然都答对了,看得出她的成绩一定很不错。

  还记得我前面提到过的那条短信吗?这一切都是那条短信告诉我的。

  一阵搜查过后,警察们一无所获。赵大娘的脸上挂不住了,直向警察们赔不是,说可能是自己看花眼了。

  队长模样的警察换了一种口吻对我说:”柯医生,真是不好意思,不过还是希望你能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我微笑着说:”叫我柯君就行,牙医算什么医生呀。“我知道几个小时以后我又会回到这里做我的牙医,在这里等待着猎物上钩,在这里和命运博弈。

  临走时,我送了赵大娘一盆月季花。她一定不知道,花盆的土壤里还有他孙子身体的一部分。

  在不经意问,那个队长冲着我挑了挑眉毛。

  是的,他姓苏。没人知道他曾经给我发过一条短信,也没人知道,他的胸膛里此刻正跳动着一颗原本不属于自己的心脏。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澳门葡京真正开户网址 凯旋门注册官网 澳门葡京网站 澳门葡京网站 威尼斯人注册 葡京注册网址 新葡京开户 澳门葡京赌场注册平台 澳门金沙开户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