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澳门新濠天地娱乐场网站 作文 读后感 澳门海立方注册网站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小心红线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13 考薇

  我给你姻缘

  今天,谭晓磊彻底不想活了。

  从18岁开始,他的恋爱就没有成功过。第一个女友和别人跑了;第二个女友嫌他没有男子气概;第三个女友说他学历太低……每一次分手,他都用“我的缘分还没有到”来安慰自己。可是今天,他最爱的一个女生又和自己分了手,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他觉得自己注定要孤老一生了,于是,他想到了死。

  打开窗子,外面是一片蓝蓝的天。远远看去,窗下的人和车都像蚂蚁一般微不足道。他对自己说:“跳下去吧,跳下去就一了百了了。”

  突然,一只手从窗外抓住了他的脚踝,他全身一个激灵——因为在这十几层的高度,是不可能有人趴在窗子上的。但他低头一看,真的有人趴在窗台上。

  “妈啊!有鬼!”谭晓磊吓得急忙把脚收了回来。

  窗台上那人仰起苍白的脸,对着谭晓磊微微地笑了:“你都已经不想活了,难道还怕鬼?其实我不是鬼,我是红线灵。说白了,就是你们人间常说的月老。我看你怪可怜的,决定送你一段姻缘,怎么样?”

  谭晓磊才不信这种鬼话呢,他不断地后退,还威胁说要报警。

  “你连死都不怕,还怕被我骗?”红线灵一脸不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腹部肚脐上方有一道暗红色的细线胎记。那道胎记叫作‘断红线’,正是它把你的红线姻缘切断了。”

  小心红线谭晓磊大吃一惊,他肚子上确实有这么一个东西。看来,面前这个男子不是一般来头,更何况,自己本来就是要死的人了,还有什么可怕的呢?想到这里,谭晓磊的态度顿时软了下来。他摆出笑脸,请红线灵给自己一份姻缘。

  但是红线灵却严肃起来:“因为你有‘断红线’的胎记,所以你的姻缘注定不能像普通人那样美满和顺利。如果和你有姻缘的女子,都是一些怪人,你愿意吗?”

  “不会是丑八怪吧?”男人毕竟是视觉动物,谭晓磊最关心的还是相貌问题。

  “不丑不丑,”红线灵保证道,“不过,你要仔细分辨。第一,要分清哪个女人是你的姻缘;第二,要分清她们是……”

  说到这里,红线灵讳莫如深地笑了一下,补充道:“先换换风水吧。我给你弄了套新房子,你写个广告说招人合租。租了新房子,你的姻缘就不远了。”

  红线灵从口袋里哆哆嗦嗦地掏出了三根红色闪光的线,递到了谭晓磊的手里。他说,只要谭晓磊把其中一根线远远地抛出去,线就会自动拴住一位和谭晓磊有缘分的姑娘。那个姑娘会在命运的指使下住进谭晓磊的新出租屋里,两个人就可以开始甜蜜的爱情了。不过,无论那个姑娘是什么样的,谭晓磊一定要好好爱她,因为他这辈子只有三根红线的机会。

  听了这话,谭晓磊兴奋得跳了起来。马上就有女朋友了,而且还跟自己住在同一个屋子里,傻子才不笑呢。

  此时此刻,谭晓磊再也不想死了!

  我房间里有个电

  据说红线抛出之后就会隐形,再也看不见。于是谭晓磊郑重地把红线抛出去,向着它消失的地方不住地眺望。

  傍晚,居然真的有人敲门。谭晓磊冲过去一看,只见一个白净可爱的姑娘立在门口,目光怯怯的,非常惹人怜爱。她说:“我叫韩露露,听说你要招租,我……我可以吗?”

  谭晓磊心知这是自己的缘分,急忙把韩露露让进房间来。谭晓磊热情地给韩露露布置卧室,准备吃喝,贴心得像一个专职的保姆。也许是红线真的很灵,这个姑娘看谭晓磊的目光越来越温柔,两个人含情脉脉。

  第一个夜晚,谭晓磊兴奋得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想的全都是隔壁屋的姑娘。

  快到午夜时分,他突然听到了一阵敲门声,韩露露弱弱的声音响起:“你睡了吗……我……我害怕。”

  谭晓磊刚把门打开一条缝,韩露露就猛地扑了进来,带来了一阵冰冷的风。她说她在屋子里不敢睡,总是觉得屋里有鬼。无论谭晓磊怎么安慰,韩露露都坚持说屋里有鬼。她说她感觉到那鬼跟着她一起动作,她睡的时候鬼也睡,她起来的时候鬼也起来,甚至她睁开眼睛的时候鬼也跟着一起睁开了眼睛。

  谭晓磊怀里抱着韩露露软软的身体,心里早已乐开了花,没想到这么快就能占到便宜。但是还没等谭晓磊把嘴唇贴到韩露露的脸上,韩露露突然惊恐地说:“你是不是不相信我?”

  “我不是不相信你,我是觉得这个世界是没有鬼的。”谭晓磊说这话的时候,突然想到了红线灵,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韩露露推开了谭晓磊,像是受到了很大的伤害:“我真的不骗你,我从小就跟别人不一样,别人看不见的东西,我都能看见。如果你不信,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

  原来,韩露露小时候住在村子里,那是个荒僻而落后的地方。那里有一口水井,每天人们都去打水。但是有一天,当韩露露的妈妈要去打水时,韩露露突然抱着妈妈的腿大哭着不让去,说她看见井边坐着一个女鬼,那女鬼用井水梳洗自己的头发,用没有瞳仁的眼睛看着前来打水的人。妈妈当然不相信她的话,还把她大骂了一顿。韩露露一直觉得很冤枉,直到有一天,井里浮出了一具女尸,据说那女人已经死去好久了……

  在午夜时分听韩露露讲这样的故事,谭晓磊被吓出了一身冷汗。但韩露露接下来的话却又让谭晓磊兴奋不已,因为韩露露说:“我从小就能看见各种各样的鬼,所以时时处在惊吓之中,我多想身边有个可靠的男人,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我力量。”

  谭晓磊急忙保证自己就是那个男人,于是韩露露微笑着说:“那你陪我一起回卧室好不好?我们一起去找找那只鬼。”

  谭晓磊硬着头皮答应了。他拉着韩露露的手走进了卧室。说来也怪,韩露露的卧室真的挺冷的,而且有一种没有生气的感觉。韩露露和谭晓磊在卧室里走了好几圈,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突然爬上了谭晓磊的身体,他也觉得有只鬼在这房间里。

  “她在这儿!”忽然,韩露露指着角落里大叫道,“她没有脸,她是鬼!”

  谭晓磊急忙看过去,却发现那里是一面镜子。镜子里映出了韩露露的样子,然而韩露露的五官早已经不见,只有苍白的一片。

  韩露露转过头来抱歉地对谭晓磊说:“对不起哦,我忘记了一件事。在家乡的时候,我已经被吓死了,其实那个躲在卧室里的鬼,就是我自己。”

  你不要害怕我

  因为韩露露的事情,谭晓磊把红线灵叫出来骂了好久。红线灵像所有的媒人一样,脾气出奇地好,他还殷勤地问:“那你这次想拴个什么样的女孩?”

  “我早就应当看出来,韩露露身上有一种女鬼的安静气质。这次我要一个运动阳光的!”谭晓磊对着窗外远远地抛出了第二根红线。

  红线拴来的第二个女孩叫李娜,果真是运动阳光的典范。李娜穿着T恤和牛仔短裤,开开心心地闯进了谭晓磊的世界里。而且李娜很大方,她见到谭晓磊之后就表达了自己的一见钟情之感。

  “这才是我想要的爱情呢。”谭晓磊在心底默默地说。

  不过太爱也不好,无论谭晓磊去哪儿李娜都想跟着。这天,谭晓磊要去和几个哥们儿见面,不方便带女朋友,好不容易说服了李娜不跟着去,结果谭晓磊刚到楼下,就听到头顶一声断喝:“我还是想去!”

  谭晓磊急忙抬头,只见李娜从九楼的窗户探出头来正对着他吆喝:“你等等我嘛,我马上就下去。”

  接下来,令人恐惧的一幕发生了——李娜居然直接从九楼跳了下来。

  谭晓磊呼救不及,眼看着李娜从高空坠下,他的心几乎都要碎了。

  但是,并没有发生想象中血流成河的场景。李娜狠狠地砸在地上,然后却飞快地爬了起来,脸上依旧是灿烂的笑:“我们走吧!”

  谭晓磊被吓坏了,他茫然地跟着李娜走,脑子始终反应不过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半路上李娜说太热,要去马路对面买雪糕,她连车都不看就横穿过了马路。

  果然发生了意外!一辆轿车躲避不及,发出了刺耳的刹车声,李娜被无情地辗在了车轮下面。但就在这个时候,李娜自己从车下面爬了出来,她甩了甩手臂,继续向对面的雪糕店走去。

  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简直就是钢铁侠,这样的女友还能相处吗?

  谭晓磊急忙把李娜往家里拉。回去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走廊里的感应灯又恰巧坏掉了,两个人摸摸索索地爬着楼。

  只听到“砰”一声,走在后面的李娜摔倒了。谭晓磊摸着黑去扶她,但她却推开了谭晓磊的手:“我没事,我……哎呀!”李娜像是忘记了什么东西,返身就往楼下走。她一边走一边似乎在摸什么东西,摸得很仔细。

  “你找什么呢?我帮你。”谭晓磊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想帮李娜照明。

  然而李娜却尖叫道:“别照!我……我在找我的头。刚才把头摔掉了。”

  听了这话,谭晓磊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李娜却自顾自地说着:“其实我长得挺结实的,但是今天又跳楼又被车撞,还是有点儿受不了,头还掉了。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吓着你的,找到之后我很快就安上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谭晓磊颤抖着问。

  李娜似乎已经把头安上了,她很自然地说:“我是被人肢解而死的,各个部分会掉下来也是正常的,你别害怕。”

  谭晓磊怎么能不害怕!

  你爱不爱我

  这个女友也不能处!好不容易送走了李娜,谭晓磊的心理承受能力已到达极限了。他拉着红线灵的衣袖说:“你就不能给我找个正常人?”

  “你在这么短的时间能够有这么多段缘分,你就知足吧。”

  “那我的第三根红线怎么办?你能不能帮我找个正常的姑娘?我不要漂亮的、不要阳光的、不要文静的,只要她普普通通能和我过一辈子就行。”

  这一次,红线果然拴来了一个正常的姑娘,她叫陈丽娟,进门没多久就开始收拾家务甚至下厨房做饭,俨然是女主人的样子。谭晓磊对此非常满意,惟一觉得不太好的就是,陈丽娟的口头禅是:“你爱我吗?”

  女生主动问这个问题,谭晓磊觉得很不好意思,尤其是当谭晓磊多次回答“我爱你”之后,陈丽娟还是不停地追问,这让谭晓磊觉得很不舒服。

  入夜,谭晓磊被陈丽娟的问题折磨得精疲力尽,他躺在床上迷迷糊糊进了梦乡。梦里,他感觉到有一个人靠了过来。那个人动作很轻,但是谭晓磊明显感到了杀意。他急忙睁开眼睛,只见陈丽娟正举着厨房里的菜刀,在闪闪的寒光中大睁着眼睛。

  她问:“你爱我吗?”

  “我……我爱你……”谭晓磊都吓得结巴了。

  陈丽娟得到了满意的答复,放下菜刀幸福地离去,留下谭晓磊独自躺在床上,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女人是怎么回事?

  在后来的日子里,谭晓磊几乎没法摆脱这个可怕的问题。如果谭晓磊在家,陈丽娟就会一边做家务一边问这句话;如果谭晓磊外出了,陈丽娟就会打电话来问。终于有一天,谭晓磊真的受不了了,他说:“咱们分手吧!我实在受不了你了,哪儿有这样天天问的。”

  “啊——”陈丽娟的喉咙里突然发出了令人恐惧的尖叫,她冲进厨房拿起了寒光闪闪的菜刀,像对待仇人那样狠狠地朝谭晓磊砍去。幸好谭晓磊躲得快,才没有被砍中。两个人你来我往几次,陈丽娟也累了,她哭着蹲在地上,呜咽着说:“其实我就是想找个爱我的男人。”

  原来,这一次红线拴来的“正常”姑娘,其实是个杀人犯。

  陈丽娟太平凡了,她最大的特长就是像保姆一样全心全意为男人服务,但是这种特质显然吸引不了男人,她还是被抛弃了。被抛弃的时候她多么痛苦,拉着男人的裤脚问他爱不爱自己,但男人给出的回答是冰冷的否定。陈丽娟绝望了,她想不出来生命有什么意义,于是她杀死了自己的男友。

  谭晓磊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红线灵也太不够意思了,居然给自己带来一个这么危险的女人。于是谭晓磊决定找红线灵评理。

  通常情况下,只要谭晓磊想见红线灵,就跑到九楼的窗台前,一只脚迈下去装作要跳的样子,这个时候红线灵就会出现。但是这次,当谭晓磊的一只脚在高空中晃荡的时候,陈丽娟突然愤怒地扑来:“我又被抛弃了,你不爱我!”她狠狠地一推……

  谭晓磊顿时感觉到一阵晕眩。

  你像一具尸体

  当谭晓磊醒来的时候,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了陈丽娟,只有红线灵。谭晓磊动了动胳膊腿儿,发现自己还活着,于是就扑上来找红线灵算帐。红线灵也不含糊:“既然你的三根红线都用完了,那我就告诉你真相吧。”

  原来,红线灵并不是真的想帮谭晓磊,他帮助的是韩露露、李娜、陈丽娟三个女孩。韩露露和李娜都是年纪轻轻死去的,还没来得及去爱;而陈丽娟则是死期将近,却没有遇见真心爱她的男人。她们都得到了红线灵的同情。红线灵决定给她们安排一个男人,让韩露露和李娜在死后得到一点儿爱,让陈丽娟在死刑即将到来之前感觉到被爱。

  于是,即将自杀的谭晓磊成为红线灵最好的目标。

  “凭什么是我啊?”谭晓磊愤怒地说。

  红线灵用异样的目光看了看谭晓磊:“你小子不要没良心,如果那天不是我及时出现,你早就摔死了。我救了你的命,你帮我做点儿事,咱们扯平了。”

  谭晓磊没话可说了,但他还是想要一份真正的爱情,想和一个活着的正常女孩谈恋爱。

  红线灵把谭晓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答应了。

  迎接谭晓磊的,又将会是怎样一段爱情呢?

  这一次的感觉大有不同,以前是谭晓磊在家里等着女孩们上钩,这次谭晓磊却像是受到了什么神奇力量的驱使,不知不觉地朝着那个女孩靠近。女孩叫慕容雪,她也有屋在出租,谭晓磊顺理成章地住了进去。

  两个人甜蜜地过了几天,但是很快谭晓磊就感觉不对劲儿了——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他都觉得全身不听使唤,具体表现在:他不能自如地翻身,像是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压着他一样。更诡异的是,谭晓磊睡到半夜的时候,身上的被子居然会自动把他的脸盖住。每次谭晓磊被惊醒的时候,都急忙把被子扯下来,因为这种从头蒙到脚的感觉让他想到了尸体。

  他讨厌这种感觉。

  三天之后,谭晓磊觉得身体越来越沉重了,甚至都不想下床。好在慕容雪对谭晓磊一直很好,无微不至地关怀着他。

  这天晚上,谭晓磊再一次被蒙到头上的被子惊醒,他一把扯下了被子,却发现慕容雪就坐在他的床前。

  “你怎么不睡?”谭晓磊问道。

  慕容雪脸上的惊恐是无法掩盖的,她说:“刚才我唾不着,就想看看你。我发现……你睡觉的时候居然是不闭眼睛的。”

  “什么?这不可能!”

  “是真的。你的双眼一直圆睁着盯着天花板。而你身上这床白色的被子居然会缓缓地自动向上爬,直到盖住你的脸。我觉得你像一具……尸体!”

  谭晓磊全身一个激灵,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他觉得有些事情需要向红线灵确认,但是当他翻身下床的时候,却发现双腿像面条一样软,甚至无法立在地上。他就像是个面人。

  “妈啊!”慕容雪再也受不了了,这个可怜的女孩飞快地跑了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

  缘分还需自己努力

  当谭晓磊好不容易又立到窗前的时候,红线灵终于出现了。他的脸上带着一种意味深长的笑:“谭晓磊,直到现在你也没想清楚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我是不是……”

  “没错,你已经死了。”

  谭晓磊顿时感觉全身都在颤抖,他大吼道:“我什么时候死的?”

  “就是和陈丽娟在一起的时候。当时你立在窗前,然后陈丽娟推了你一把,记得吗?你掉下来摔了个粉身碎骨。”红线灵平静地说。

  沮丧的感觉让谭晓磊一屁股坐在地上,但他还在做着最后的努力:“如果我早就死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因为我答应给慕容雪一条红线,就把你派来了。慕容雪和你一样,也因为找不到对象差点儿自杀。我救了她,还给了她一段姻缘。就像我当初救了你,还把韩露露等人带到你面前一样。”

  谭晓磊绝望极了,他死死地拉住红线灵的衣角:“你不是说给我爱情吗?为什么我不但没有得到爱情,反而还把命赔了进去?”

  “因为,爱情从来都不是别人给予的,而是靠自己争取的。”红线灵把谭晓磊的手拿开,“忘记说最后一句,其实我不是普通的红线灵,我是阴间的红线使者。从你开始自杀的那一天起,你就相当于放弃自己的生命了。”

  谭晓磊呆住了,爱情是要靠自己争取的,而不是求人施予的。这样的道理,为什么他以前不明白呢?

  他看着远方灿烂的灯光,心里明白:从此以后,这个世界将不再属于他……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澳门大三巴注册网站 澳门大三巴真正开户网址 澳门大三巴娱乐场网站网址 澳门永利注册网站 新濠天地注册网站 澳门星际开户网址 大三巴官网 澳门大三巴娱乐场网站网址 澳门大三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