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澳门巴黎人开户 作文 读后感 澳门永利开户网址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不要捉弄我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14 西泽尔

  乌龙告白

  我有一种预感:我摊上大事儿了。不信的话,你接着往下看。

  这天晚上下了晚自习,同学們纷纷走出自习室。我的室友严伟乐早已做好了准备工作——教学楼下的空地上摆满了鲜花,还有一圈心形的蜡烛,气氛甚是浪漫。此时,他扯开嗓子对着教学楼喊道:“梁思琪,我喜欢你很久了,求求你做我的女朋友吧。”

  声音吸引了同学們的注意,好多女生感动得唏嘘不已,顽皮的男生则吹起了口哨。

  梁思琪站在教学楼二楼的围栏前,眼睛里早已溢满了感动的泪水。她喜欢严伟乐很久了,只是严伟乐对她总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这让她对严伟乐有点儿捉摸不透。此时,严伟乐终于对她表白了,这让她有种梦幻般的感觉。

  “我接受你的表白!”梁思琪害羞地喊道。接着,整个教学楼炸开了,大家都在为有情人终成眷属而感到欣慰。

  看到这里,你也许会觉得一切都很正常啊,但是接下来,你就不会那么想了。

  严伟乐示意大家安静一下,不一会儿,整个教学楼安静下来。大家都期待着严伟乐有更感人的举动,或有更暧昧的情话要告诉梁思琪。

  不要捉弄我但是严伟乐盯着梁思琪的眼神一变:“梁思琪,你对我死缠烂打那么久了,我都烦透你了。今天我就假装向你告白一次,让你也过过瘾,在同学們面前满足满足你的虚荣心。请你以后别再缠着我了。”

  同学們都愣住了,我也愣住了,梁思琪更不用说。大家似乎都不能接受这突如其来的逆转,只有我身边的盖小北诡异地笑了笑。我觉得盖小北似乎知道些什么,有机会我一定要找他问个清楚。

  本来这也没什么,顶多算是一场乌龙告白,但是接下来,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严伟乐说完,便得意洋洋地打算离开。但是没等他走多远,梁思琪就从二楼跳了下来。她的头先着地,头颅破碎,当场死亡。鲜血和脑浆混在一起,躯体却完好无损,场面甚是恶心恐怖。不少女生都被这惨不忍睹的一幕吓哭了。

  我虽然没有被这种场面吓住,但是心里却惊恐极了,从二楼跳下来怎么会头先着地呢?我觉得梁思琪是被人推下来的,但是梁思琪跳楼时周围没有人。接着,我就不敢往深处想了,没有人那就只能是鬼了。

  再去看我的室友严伟乐和盖小北,他們似乎都没有料到梁思琪会跳楼,两人吓得魂飞魄散,没有多说什么就匆匆离开了。

  “盖小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一定知道些什么!”回到寝室,我走到盖小北身边,死死地盯着他。

  盖小北似乎很悲伤,他没有多说什么就打开了电脑,然后输入了一个网址,继而跳出来一个页面。

  我盯着那个页面一看,好奇地惊呼出声:“交换恶作剧,这是什么意思?”

  盖小北幽幽地说:“就是交换恶作剧呗。一旦加入这个游戏,你可以指定某人去做一个恶作剧,当然别人也可以指定你去做恶作剧。如果不能完成别人交代给你的恶作剧,结果就是死。”

  “然后呢?”我接着问。

  “其实我喜欢梁思琪很久了,但是梁思琪却暗暗地喜欢着严伟乐,始终不肯给我机会。我见严伟乐也加入了这个游戏,于是我就让严伟乐去向梁思琪告白,待告白成功之后,再狠狠地奚落她。这样梁思琪一定恨死严伟乐了,我就有机会接近梁思琪了。但是我没有想到,梁思琪会接受不了这巨大的转变,跳楼自杀!”

  午夜喊楼

  “你真是糊涂,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啊!”我气愤地吼道。盖小北愧疚地低下了头。我留了个心眼,没有把梁思琪可能是被鬼推下去的事说出来。

  我刚说完,严伟乐就满脸愁云地走进了寝室。他小声地说:“我不是故意的!”

  我和盖小北没有说什么。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总觉得今天晚上似乎会发生什么。

  果然,半夜我正睡得朦朦胧胧,就听到寝室楼下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那声音很轻,但是在这死寂的夜里却显得很突兀。

  严伟乐和盖小北似乎也听到了,他們站起来轻轻地走到我床前:“你听到了没?楼下的是谁啊?”

  我不安地起床,和他們一起慢慢地走到窗台边。借着皎洁的月光,待看清楼下的那个女生,我吓得心差点儿跳出嗓子眼。

  盖小北和严伟乐也好奇地探出头去,幸好我及时地捂住了他們的嘴。

  也许你已经猜出来了,楼下的不是别人,正是死去的梁思琪。此时的梁思琪脑袋缺了一半,声音呜呜地从嘴里发出,还带出一些鲜血。

  “午夜鬼喊楼,生人莫出声。不然的话,你就会着了鬼的道,会失魂落魄地跟着鬼走。具体走到什么地方,没人知道!”我惊恐地提醒严伟乐和盖小北。他們俩吓得颤抖起来,狠狠地点着头。

  我壮着胆子再去看梁思琪。梁思琪的脑袋虽然破了一个大洞,但是她的身材依旧婀娜。这时的我突然想起一句学校的顺口溜:学校美女哪里看,梁思琪的身材丁灿的脸。说的是我們学校的女生中,梁思琪的身材一流,丁灿的脸蛋出众。如今梁思琪却死了。

  “梁思琪一定是来找我报仇了,因为我捉弄了她!”严伟乐带着哭腔说道。

  “那她为什么不直接上来,反而在楼下不停地喊魂?”我不解地问。

  “或许是男生寝室里阳气重,她不敢上来吧?”盖小北说道。

  “别自欺欺人了,要按你这么说,男生寝室最安全了,鬼神莫进。现在是午夜12点,阴气最重,男生宿舍的阳气再重,也阻止不了她。我看是有人在拦着她……”我犹豫地说。

  “拦着她?谁能拦住一个鬼啊?你别胡说八道!”盖小北嗤之以鼻地说。

  我没有继续说下去,人当然不能拦住一个鬼,但如果拦着她的也是鬼呢……

  梁思琪坚持不懈地喊着严伟乐的名字,严伟乐始终没有出声。我們终于熬到了天亮,梁思琪消失了,一切相安无事。接下来的几天,每晚梁思琪都会来,但是严伟乐不回应她,她似乎就奈何不了严伟乐。如此几天,大家都放下心来,但是我始终觉得有些不对劲儿。

  我觉得梁思琪不像是找严伟乐报仇,反而是在竭力提醒严伟乐什么事情。

  丁灿的脸

  这天,盖小北走到我身边,愁眉苦脸地对我说:“哥們儿,这下我麻烦了!”

  “怎么了?”我不解地问。

  “你还记得那个交换恶作剧的网站吗?我给严伟乐下了任务,现在严伟乐也给我下了一个恶作剧的任务。”盖小北说到这里,看了看我继续说,“要是别的恶作剧还好,严伟乐这小子喜欢丁灿,他居然要看丁灿的脸。”

  “这还不简单,把丁灿请到严伟乐面前让他看看不就得了。”我不解地说。

  “说起来简单,你也知道丁灿虽然脸蛋好看,但是这女孩是学校里典型的小太妹,跟一些社会混混走在一起,我怎么能请得动她啊?她不打我一顿就算好事了。”盖小北郁闷地说道,“我看严伟乐这次要为难我,让我难堪。”

  “你可以不接受啊!”我说。

  “不完成恶作剧的任务会出人命的!”盖小北惊恐地说道,“死马当成活马医吧!”盖小北说完硬着头皮出去了。

  晚上,盖小北回来了,他一脸的惊恐,似乎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严伟乐正兴高采烈地等待丁灿的到来,但是却见盖小北提着一个盒子回来了,不禁有些失望:“丁灿呢?你怎么没有请来啊?你知道的,完不成任务会死的!”

  我也好奇地凑过去看,盖小北二话不说,打开了那个盒子。

  盒子打开,我和严伟乐都惊恐地叫了起来,因为盒子里是一颗人头——丁灿的头。丁灿的头从脖子处被齐根砍断,没有一丝的凹痕。这么整齐的切痕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你疯了啊,我要看丁灿的脸,意思是让你带丁灿来见我,没让你割了她的脑袋!”严伟乐惊恐地吼道,他喜欢的人居然被盖小北杀了。

  “丁灿不是我杀的!”盖小北的声音里满是惊恐,接着他讲了那骇人的一幕——

  盖小北出去后,费了很大的功夫才找到丁灿,丁灿身旁是一群混混。

  盖小北知道,不想点儿奇招是请不动丁灿的,但是他想来想去,都没有想到什么办法。最后,他硬着头皮走到丁灿面前说:“我們寝室的严伟乐要找你单挑,有种的话,你一个人跟我去我們寝室!”

  他本以为会遭到丁灿的一顿毒打,没想到丁灿却说:“你們寝室里还有一个叫华子的吧?”

  盖小北没有想到丁灿会提到我,老实地点了点头:“对啊!”

  接着,丁灿就跟着盖小北朝我們寝室走来,但是从一个拐角处突然冲出一个黑影。那黑影的速度很快,以至于丁灿还没来得及有什么反应,脖子就被那黑影齐根砍断了。接着,黑影就消失了。

  盖小北根本没有看清黑影的样子,他看着身首异处的丁灿,吓得不知所措。

  突然,他想起完不成任务就会死。既然严伟乐要看丁灿的脸,那么将丁灿的脑袋带回去应该不算犯规吧?过了很久,他才慢慢地走到丁灿的脑袋前,惊恐地抱起了她的脑袋,摸黑朝寝室走去!

  盖小北说完,还后怕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我知道了,”严伟乐突然叫了起来,“那个黑影是梁思琪的鬼魂,一定是死去的梁思琪干的。她知道我喜欢丁灿,所以杀死了丁灿。”

  “嗯,有道理。”盖小北附和道。

  完美组合

  “你們有没有想过学校的那句顺口溜?学校美女哪里看,梁思琪的身材丁灿的脸。梁思琪死后,脑袋碎了,身体完好无损;丁灿死了,脑袋却保留得很好。如果把梁思琪的身体和丁灿的脸蛋拼到一起,那就是一个完美的美女啊!”我幽幽地说道。

  “所以死后的梁思琪抢了丁灿的脸,一定是这样。”严伟乐有点儿疯狂。

  “对啊,你说梁思琪会不会是故意死的啊,这样她就能得到丁灿的脸,成为一个完美的女生,还能得到严伟乐的爱。”盖小北猜测着。我没有说话,感觉他們越说越玄了。

  我回头再次看向丁灿的头,但此时桌子上空空如也,丁灿的头居然凭空消失了。

  “丁灿的头呢?”

  盖小北和严伟乐好奇地回头看去,也一下惊得说不出话来,似乎事情已经超出了他們的理解范围。

  “不出意外,明天学校里会出现一个美女,一个具有梁思琪的身材以及丁灿脸蛋的美女。”我幽幽地说道。他們知道我话里有话,探询地等着我的下文,但是我没有多说,走到床边躺了下来。

  不出所料,第二天学校里真的出现了一个美女,她“穿”着梁思琪的身材、“顶”着丁灿的脸蛋。

  “华子,你说她是谁呢?”盖小北小声地问我。

  “一定是梁思琪。”严伟乐恨恨地说道。

  “也有可能是丁灿啊。”盖小北犹豫地说道。

  “身体可以改头换面,但是灵魂却不能。你們俩谁去搭讪,听一听她的声音就知道了。”我一语中的。他們两个却似乎有点儿害怕,不敢上前。

  “真够怂的,我去。”我怒其不争地看了他們一眼,走到那位美女身边,“美女,我看你印堂发黑,想来近日一定会有无妄之灾。”

  那女孩一听我的话,似乎被吓住了:“你会算命吗?帮我解解灾吧,顺便帮我看看,我的桃花运何时来?”她说着看了看我身旁的盖小北和严伟乐。

  我心说:这也不像梁思琪或丁灿的声音啊,完全是个陌生的声音。这女孩看向严伟乐和盖小北,看来他們有福了。

  谁知严伟乐和盖小北听到这个声音,吓得狼狈地逃跑了。

  我觉得他們不对劲儿,匆匆告别了那个女孩,追上他們问道:“你們跑什么啊?我已经证明了她既不是梁思琪,也不足丁灿。”

  你心里有鬼

  “但她是赵雪!”两人惊恐地吼道。

  赵雪这个名字,我有些熟悉。她是室友邵杰的女朋友,一个其貌不扬的女生,甚至可以说很丑,个子不高,而且还有点儿胖,脸上长满了青春痘。平时她就是班里被大家嘲笑的对象,不过她好像消失了有一段时间了。

  “赵雪不是失踪了吗?”我好奇地问。

  “她没有失踪,而是死了!”盖小北的声音很小。

  “怎么死的?”我心里一惊。

  “自杀身亡。这下我們摊上事儿了。”严伟乐的声音很冷。

  盖小北和严伟乐最爱恶作剧了,捉弄别人是他們的乐趣,而他們最喜欢捉弄的就是寝室里的邵杰。邵杰很老实,其貌不扬,家庭也很贫困,属于那种书呆子的类型。

  这天,两人又在教室里捉弄邵杰,对他恶语相向。

  “就会欺负老实人,算什么本事?”这时,一旁的赵雪气愤地说道。

  这下两人来了兴致,敢情这丑陋的赵雪是要见义勇为啊。

  “那我們不捉弄他了。”

  赵雪以为自己的话震慑到了严伟乐和盖小北,稍稍地舒了口气,谁知两人随即玩味地说道:“那我們就捉弄你吧!”

  赵雪担心起来。幸好一天下来相安无事,她以为两人又有了新目标,便安下心来。晚自习结束后,赵雪照例多待了一会儿,待起身回寝室时,教室里就剩下她自己了。空空的教室让她有点儿害怕,更可怕的是,教室的门被人锁上了。

  果然,赵雪在教室外的窗户前看到了严伟乐和盖小北那两张令人憎恶的脸,他們隔着窗户对赵雪恶语奚落。

  “亲爱的小不点儿女生,传说午夜的教室里会有鬼显现哦!”

  “不过你不用害怕,鬼不会对你怎么样,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你太丑了,鬼见了你都会害怕的!”

  那夜,赵雪一个人在教室里坐了一夜,也委屈地哭了一夜,精神变得很脆弱。

  “你們两个真不是东西啊。但这么说赵雪只是精神受了点儿打击,也没死啊。”我义愤填膺地吼道。

  “还有接下来的一件事呢,我说出来,你不准打我啊!”盖小北愧疚地看向我。我点点头表示可以。

  那天是周六,盖小北和严伟乐闲着无聊。他們知道赵雪和邵杰谈起了恋爱,于是,趁邵杰离开寝室而把手机落在床上的空当,他們用邵杰的手机偷偷地给赵雪发了一条短信:亲爱的赵雪,今天是周六,我們去爬山吧。今天下午,学校旁边的凤凰山山顶见。

  发完短信,两人一脸奸计得逞的表情,偷偷地将邵杰的手机放回了原地。

  到了傍晚的时候,邵杰还没有回来,他們又拿邵杰的手机给赵雪发了一条短信:赵雪,你真的在山顶等着我吗?别臭美了,我只是闲着无聊才和你交往的。你那么难看,我怎么可能约你去爬山呢?

  “这件事我知道,那天正好我也看到了邵杰手机上的短信。”我说道。

  “你不知道的是,收到邵杰短信的赵雪想不开,从山顶上跳了下去。” 盖小北的声音小得像蚊子。

  “你們真是活该!”我气愤地吼道,“看来是赵雪回来了,并且换上了梁思琪的身体和丁灿的脑袋。这下,她彻底改头换而,成了一个大美女。你知道她为什么需要梁思琪的身体和丁灿的脸蛋吗?”

  “我喜欢丁灿,盖小北喜欢梁思琪。赵雪这是要报复我們啊!”严伟乐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顿时恍然大悟,那么那晚推梁思琪下楼的一定是死去的赵雪了。事情似乎正变得明朗起来。

  新的恶作剧任务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我們一直关注着事情的发展,却完全忽略了那个诡异的网站。

  随后,我让盖小北打开网站,只见网站上又多了两个名字:梁思琪、丁灿。

  我們心里都是一惊:“难道鬼也可以参加这个恶作剧游戏?”

  而且梁思琪和丁灿居然先后给我下达了恶作剧的任务:杀死邵杰。

  “怎么又牵扯到我了呢?我可从来没参加这个游戏啊。”我不解地问他們两个。

  “我说出来你别害怕。”盖小北盯着严伟乐幽幽地说道,“她們要报复我們!”

  >“你什么意思?别说一半留一半。”严伟乐急切地问道。

  “我們通过恶作剧,阴差阳错地让她們死去了,她們的身体和脑袋分别被丑陋的赵雪占用了。她們让华子杀死邵杰,应该是要把邵杰短小的身材和丑陋的脑袋分别换到我們身上,以牙还牙!”盖小北说到最后,居然哭了起来。

  “这都是猜测,别胡思乱想!”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我心里已经默认了盖小北的说法。

  晚上,消失了很久的邵杰居然真的出现了,他的出现似乎就是为了等待我杀他。

  看着老实的邵杰,我不忍心下手,但是完不成恶作剧的任务我就会死,终于我咬了咬牙对邵杰说道:“你快走吧,我不想杀你!”

  但是邵杰的反应却出乎我的预料,我以为他会好奇地问我为什么要杀他,但是他没有这么问,而是反问道:“你知道吗?我也在玩恶作剧的游戏!”我听后心里一惊。他则继续说:“有人给我下了任务,你知道我的任务是什么吗?说出来很搞笑,是让你的舌头挨到地面。我该怎么办呢?”他做出一副苦恼的样子。

  “可是我从来没参与过这个恶作剧的游戏啊,怎么就选上我了呢?”我十分不解。

  “你错了,你参与过!”邵杰幽幽地说道,“你还记得赵雪死的那天吗?”

  那天,我看到盖小北和严伟乐用邵杰的手机发的短信后,知道如果邵杰回来看到短信,一定会风风火火地去山顶找赵雪解释。两个人一定会针锋相对,中了严伟乐和盖小北的圈套。而且两人正在气头上,说不定会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

  于是,我善意地删除了那两条短信,然后等邵杰回来后,对邵杰说:“赵雪来找过你,她说和你在学校后的水库边约会,她在那里等你。”

  我本来打算一石二鸟,一来,邵杰不会到山顶找赵雪,两个人不会在气头上发生争执;二来,赵雪如果回来,一定会气冲冲地来寝室找邵杰问罪。而把邵杰支开,也可以让赵雪慢慢地把气消了,两个人再把误会解释清楚。

  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那天赵雪居然一气之下跳下山死了。更令我没想到的是,邵杰找遍了水库也没有找到赵雪的身影,他又返回学校找了个遍也没有找到赵雪,一个可怕的猜测涌进邵杰的脑海——赵雪可能掉进水库里了。冲动的邵杰跳下水库,可是他把水库找了个遍,还是没有找到赵雪的尸体。后来,精疲力竭的邵杰腿抽筋了,竟然死在了水库中。

  言多必死

  “你是说你死了?”我惊得说不出话来,身体慢慢地朝后退去。通过邵杰的提示,我才拼凑出事情的原委。但他居然死了,这是我始料未及的。

  “你说呢?你难道就不想想,梁思琪和丁灿为何要一起让我死呢?就是因为我已经死过一次成了鬼,她們是想告诉你,让你再杀死我一次,让我彻底魂飞魄散!”邵杰嘲笑地看着我,“其实我就是那个交换恶作剧网站的设计者。通过那个网站,我让赵雪换上了梁思琪的身体、丁灿的脸。我还要换上你們三个身体的优秀部分,然后我和赵雪这对俊男靓女就可以快乐地在一起了!”

  是啊,我也参与了恶作剧,我的善意谎言居然让邵杰丧了命,现在我也要受到恶作剧的惩罚。

  死到临头,我问邵杰:“这么说,是死去的赵雪把梁思琪推下楼的?也是她把丁灿的脑袋割了下来?”

  “你只说对了一半,是赵雪把梁思琪推下楼的,却是我把丁灿的脑袋割下来的,那天的那个黑影就是我。再告诉你一件事,你知道那天丁灿为什么同意去你們寝室、为什么打听你是不是在那间寝室吗?因为她喜欢你,所以死后,她通过恶作剧的形式通知你再杀死我一次,想要让你活下去。”邵杰同情地看着我,就像看一只待宰的羔羊。

  我突然很后悔,后悔自己不该自作聪明地删掉邵杰的短信,不该谎称赵雪去了水库。

  “最后让你做个明白鬼,梁思琪之所以去男生寝室楼下喊楼,根本不是报复严伟乐。她那么爱严伟乐,怎么可能报复他呢?她其实是想通知你們要小心提防我和赵雪,不过你們没有给她机会。”邵杰咯咯地笑了起来。

  “那她为什么不上楼告诉我們呢?”不知何时,严伟乐出现了。

  “因为我和赵雪守在楼门口啊,她一个鬼怎么斗得过我們两个呢?”邵杰笑得更厉害了。

  严伟乐流下了悔恨的泪水,因为他看到了梁思琪虚幻的身影。梁思琪满脸哀伤地看着他,眼神中有后悔、有喜欢,又有些无可奈何。

  模糊中,我已经能看到丁灿的身影了。她痛苦地看向我,似乎很后悔没能救我。我想对这个喜欢我的女孩说两句话,但是已经发不出声音了。因为我的舌头正慢慢地伸出嘴巴,慢慢地拉长,朝地面的方向延伸着……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新濠天地开户网址 澳门海立方赌场注册平台 澳门永利娱乐场网站 银河注册网址 永利娱乐 大三巴注册官网 澳门大三巴赌场平台注册 巴黎人开户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