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赌博注册官网 作文 读后感 赌博网址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碾过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13 路边摊

  “为什么这個主持人的声音这么做作啊?”阿杰听着汽车广播,做了如此评论。

  电台主持人正用嗲声嗲气的声音介绍一個歌手的新专辑,甜美的声音足以让男人的心融化掉一半。

  “我一直听这個电台的音乐,我觉得这挺好啊。”我操控着方向盘,双眼紧盯着前方。

  此时甜美主持人已经说完话,开始播放新歌。

  不管她怎么说话,反正不会让我睡着就对了。正在行驶的这段路非常偏僻,路上没半盏路灯,没半栋建筑物,属于那种市区跟市区之间连接的过渡道路,附近只有一些工厂或田地。

  我和阿杰刚与客户谈完事情,正要回家。除了开在我前方的一辆车之外,路上没有其他车了。

  一开始我对那辆车不感兴趣,看起来就是很普通的蓝色轿车,直到那辆车的后座车窗慢慢被摇下来时,我才开始注意那辆车。

  碾过一般人当车正在行驶时摇下车窗是要做什么?一般都会直接联想到扔垃圾吧?而我的车在那辆车的后面,如果里面的人突然丢下一個易拉罐或者一包垃圾,我们撞上就糟了。

  我等待着对方的手伸出窗外扔出那该死的垃圾,但是让我惊讶的是,从车窗里伸出来的是一颗头,一颗女孩的头。在我的车灯的照耀下,女孩的脸孔显得很清楚,而且她也转头看着我们。

  她很年轻,20岁出头而已,但是她伸出车窗的脸孔,让我直接联想到惊悚大片。

  她的五官扭曲着,披头散发。

  阿杰也看到了,他直接惊呼:“前面那是女鬼吗?”

  女孩把双手也伸了出来,接着她开始在我们两人眼前上演一出惊悚的动作戏码。

  女孩用手抓住车窗上缘,开始把身体往外拉,一会儿她的上半身就离开了车,再后来双腿也出来了。她用双脚蹬着车窗,上半身攀附在车顶上,眼睛不断看着后方,好像在算计着什么……

  “喂!她干嘛啊?”阿杰叫道。

  看她似乎想要跳车,我减慢了车速。如果她突然跳下来,一定会马上被我的车辗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女孩的双脚一用力,身体已经飞越车身,往路面飞去。

  “小心!”“哇哇!”我跟阿杰一起尖叫着,我快速转动着方向盘冲向路边,尽力闪开落地后的女孩。

  我希望我能闪过。

  还好我们没有撞到路边的任何东西,停下车后,我跟阿杰冲下车,寻找那個摔落在地的女孩。但是路面上一片空荡,什么东西都没有。

  我拿着手电筒,朝路面照了又照,但完全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刚刚跳车的那個女孩已经不见踪影!在马路上不断找东西的我们反而跟白痴一样。

  又找了好一会儿,阿杰问:“呃……会不会是她自己跑走了?”

  “在那种车速下跳车,然后自己跑走?”我很怀疑。

  “那個女孩跳下来后没受伤,直接跑掉了也不一定。”

  “不可能,除非她是超人。”我说。但是确实没找到任何东西,那個女孩消失了。

  我问阿杰:“你还记得那個女孩长什么样子吗?”

  “记得,当时车灯把她照得很清楚,她的衣服我也看清了……是黄色上衣,还有牛仔裤。”

  确认阿杰看到的跟我一模一样后,我再问:“那你还记得那辆车的样子吗?”

  “我只记得是蓝色的,车牌号我没记下来。”

  “我比你好一点儿,在她跳车的时候,我记下了车牌号。”

  我有预感,等一下我们还会遇见那辆车。

  真的找不到任何东西,我们回到了车上,继续往前开。

  或许那個女孩真的先跑掉了吧,只是或许。

  不得不说,在这种路段看到超市,只要是正常人都会停下来的。

  而就在这里我的预感成真了,那辆车就停在超市的停车场里。我指指那辆车跟阿杰示意,阿杰点点头说:“好像就是那辆车。”

  “没错,车牌号码一样。”

  我将车停在那辆车的旁边,阿杰说:“我们买了东西就走,好不好?我不想多管闲事。”

  “你当时没有看清楚那女孩的脸吗?”

  “什么?”

  “那個女孩跳车时,你没有看到她脸上的表情吗?”

  “呃……”

  “她很害怕,阿杰,我不知道当时我们看到的到底是什么,可是那個女孩希望有人帮助她,这是肯定的。我一定要去查一下那辆车。”

  我打开车门,阿杰只好叹了口气,跟着我一起下车。

  那辆车的车窗上装了反光玻璃,看不到里面的情况。那么,谁是这辆车的主人呢?我看向超市里,里面有六個客人,每個人都有可能。

  一個年轻男子走出超市,跨上旁边的摩托车,离开了。

  两男一女闹哄哄地走出超市,上了一辆跑车,离开了。

  一個满脸忧郁的中年男子一走出超市就点起烟,坐上一辆破烂货车,离开了。

  最后只剩下一個人。

  一個手上拿着现煮咖啡、穿着合身西装的男人站在超市门口,跟我们面面相觑,最后他微微一笑,朝我们走来。

  不知道为什么,男人朝我们逼近时,我有种感觉——这家伙是披着羊皮的狼,要小心。

  “我讨厌咖啡。”阿杰则在我旁边碎碎念,“每次在超市有人买现煮咖啡我都要等很久,超讨厌,这家伙一定不是好人。”

  阿杰判定好坏的标准真的很奇怪。

  男人走到车旁,脸上仍挂着微笑:“你们好。”

  我跟阿杰只是点了点头。

  男人问:“你们站在我的车旁边,有什么事吗?”

  “啊……其实也没什么……”阿杰说。

  我说道:“我可以看一下车里面吗?”

  “嗯?”

  “我想看一下你的车,先生,我刚刚在路上看到有個女孩从你的车上跳下来。”我说,“你该不会说你不知道吧?”

  男人收起了他的微笑,说:“哦,那個女生啊,她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她从你的车上跳下来了!而你就这样开走了,还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地买咖啡。”

  “是她自己选择跳下去的,不是我。”男人打开了驾驶座的车门,把咖啡放了进去,“说到这個,那……那個女生人呢?”

  “啊?”

  对啊,我们都忘了这一点,那個女孩跳下车后,就消失了踪影。

  男人已经卸下了羊皮,露出了野狼的本貌:“回答我啊,你们看到那個女生从我的车上跳下去,那么她人呢?她人在哪里?”

  我跟阿杰一阵沉默,不是无法回答,而是根本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想你们也回答不出来,那是因为……”男人把脸逼近我,锐利的眼神让我浑身发寒,“你们不敢回答,因为她已经被你们撞死了,不是吗?你们是帮凶。”

  男人得意洋洋地说:“告诉你们也无妨。那個女孩只是個被我骗到手的笨蛋,在知道我的本性后,她坚持要离开。我给了她两条路,一個是马上从车窗跳下去,另一個是继续坐在车上,只不过跟我回去后,她将会有更可怕的遭遇。”

  所以她才跳下来了吗?男人到底在车上对女孩说了什么、威胁她什么呢?

  “而那时候,你们已经开在我车后面了。我从后视镜上都算好了,在这种速度下,她只要一跳车,就会直接被你们辗过。而那個笨女生果然没想到这点,直接跳下去了,哈哈。”男人发出残忍的笑声,“我从后视镜看到,她一落地,你们的车就马上从她的身上辗了过去。哎呀,虽然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处理尸体的,不过看样子你们应该没报警吧?你们也是凶手啊,不是吗?”

  男人像在教训一個小孩般,拍了拍我的脸后,坐上了车,对我们说:“撞死她的人是你们,不是我。你们还是把尸体好好处理一下吧!”

  他说的话一句也没进入我的脑中,我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我跟阿杰找遍了路面,但是漏掉了一個地方没有去找,就是我们的车底下!

  当女孩跳下车时,我真的闪过她了吗?我希望我闪过了,但是事实呢?我闪过去了吗?

  我不由自主地弯下腰,看向车底。

  我的眼睛刚好跟她的双眼对上,女孩眨了眨眼,扭动了一下被车轮辗断的脖子,放开了抓住我车底部的双手,爬向另一辆车,也就是那個男人的车。

  我看到女孩被辗过的残破身躯爬到男人的车底下,伸手抓住了底盘。

  这时,男人发动引擎,将车开走了。而女孩就攀附在他的车底下。

  女孩最后还是跟他回去了,不过两人的角色互换了。

  回去后将会有可怕遭遇的,应该换成了那個如野狼般的男人吧。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澳门赌博开户网址 澳门赌场真正开户网址 澳门赌博注册网址 澳门赌场开户网站 赌场开户网址 澳门赌场注册网站 赌博网址 澳门赌博注册网址 澳门赌场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