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澳门新葡京开户网站 作文 读后感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网站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诡猫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13 鬼迹

  莉娜

  我叫莉娜,我是一個盲女。在我30岁之前,我不了解很多事情,比如女人在分娩时的疼痛,比如女人在失去丈夫时的悲伤,而这一切都在我30岁那年发生了。

  我是在去年夏天跟我丈夫陈仁认识的。那個时候,我是某盲人按摩会所里的员工,而陈仁则是在业界小有名气的古董商。本来按照我们俩的身份地位,我是不可能跟陈仁在一起的,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陈仁第三次光顾我们的会所时,竟然提出了要跟我交往的请求。

  我们的交往很顺利,两個月后就结婚了。更让我开心的是,陈仁似乎一点儿都不介意我是一個盲女。他对我很好,而且好像很迷恋我。结婚一個月后,我就怀上了宝宝。

  之后的日子里,陈仁开始忙于他的生意,常常连续几天不回家。不过我从不怪陈仁,我觉得男人以事业为重是天经地义的,而且他还特意给我请了一個保姆。

  在保姆安姐的细心照顾下,整個孕期我都过得非常舒适,而就在快到分娩期时,我却突然得知了一個噩耗——安姐死了。

  不得不承认,安姐的死让我有些震惊,听说她就死在家里,被人用剪刀剪开了肚皮。

  诡猫幸好,我家对面有個热情的邻居阿雅。在没有了安姐的这些天里,我的日常生活几乎都是阿雅照顾的。当时我在心里默默地想,等陈仁回来之后,一定要让他好好谢谢阿雅。

  后来,我顺利地生下了宝宝。虽然过程让我觉得有点儿难熬,不过在听到宝宝的第一声啼哭时,我还是觉得一切都值了。

  听阿雅说宝宝很可爱,可阿雅却从不让我碰宝宝。我知道阿雅得了一种怪病,这辈子都不能生小孩。她一年前曾领养过一個一岁大的小孩,不过后来那小孩无缘无故失踪了。我觉得自己能理解阿雅喜欢孩子的心情,所以我决定让出几天时间,让阿雅感受一下身为母亲的感觉。我把自己的睡衣拿给阿雅穿,甚至把卧房也让给阿雅跟宝宝,而我自己则搬到了客房。我又给陈仁打了個电话,他说马上就能忙完手头上的事回家陪我跟宝宝了。

  就在一切的一切似乎都在往好的方向进行时……

  某天早上,我听到陈仁开门的声音,我马上穿好衣服,连头发都没整理就走出了房间。

  还没等我开口,我就听到了陈仁的一声惊呼,接着我听到了宝宝的哭声。

  “它……它是……”陈仁结结巴巴地说道。

  “他是我们的孩子呀!”

  “啊!”这是陈仁留在这個世界上的最后一句话,因为喊完这個“啊”后,他就跳楼了。

  阿雅

  我叫阿雅,我一直觉得自己是这個世界上最悲惨的人。我是個女人,可是我却不能生孩子!有谁能理解我想做母亲的心呢?我变成了人们口中的怪人,因为从我的房间里时常传出小孩的哭声。那是我从网上下载的。我还常常抱着一個布娃娃嘘寒问暖。

  终于有一天,老天爷似乎被我感动了,我早上开门的时候,发现家门口躺着一個小男孩。他看上去也就一岁大,可爱极了。我当时就跟捡到了什么宝贝一样地将那個小孩抱回了家。我终于有自己的小孩了,我终于可以当妈妈了。说实话,跟那個小男孩相处的几天,是我这辈子过得最开心的日子。

  可好景不长,就在某天早上,我跟往常一样一醒来就去跟孩子打招呼的时候,却发现摇篮里的孩子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我发疯一样地在家里翻箱倒柜,可哪里都没有孩子的踪迹。我又去问旁边的邻居,他们只是一個劲儿地摇头,然后说:“真可怜,又发神经了,哪儿来的孩子?真是想孩子想疯了。”

  大家一致认同我发疯了,连我自己都相信自己真的疯了。我又开始买很多的布娃娃回来,可它们根本没有那個小男孩可爱,它们不会说话,甚至都不会哭。所以我常常一边播放着孩子的哭声,一边愤怒地用剪刀将它们的肚皮剪开,就像后来我剪开安姐的肚皮那样。

  我是非杀安姐不可的,她是那瞎女人的保姆。不杀了她,我根本没有理由接近那個瞎女人。我要接近那個瞎女人,我要她肚子里的孩子,所以,我只能剪开安姐的肚子。

  那瞎女人还算识相,生下宝宝后一直让我带宝宝,甚至为了方便我带宝宝,还将她自己的卧室让给了我。对那個宝宝,我是喜欢到了极点。为了能真正拥有他,几天后,我终于下定决心要杀了那瞎女人。

  那天晚上,我哄宝宝睡着后,悄悄地起床,然后到厨房拿了把剪刀。可能是在家里剪惯了那些娃娃的肚皮,我喜欢用剪开肚皮的方式将人杀死。

  客厅里很黑,虽然要杀的是一個瞎子,但我还是做贼心虚地不敢开灯。我来到客房,就在我准备动手的时候,突然感到头部一痛,接着就昏了过去。

  当我被自己腹部的剧痛疼醒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手脚都被绳子绑了起来,嘴里被塞了块尿布,发不出一点儿声音。而在台灯那微弱的灯光下,我看到安姐正拿着那把我用来剪开她肚子的剪刀在剪我的肚子!

  安姐

  我叫陈安安,大家都叫我安姐。我曾经有個非常美满的家庭,有個非常温柔的丈夫,还有個漂亮懂事的女儿。

  可是三年前,我女儿得了一种怪病。那年她刚满18岁,本应该是这一生中最美的时候,可她的身体却开始快速老化。医生说是因为我丈夫的遗传基因里携带了这种病。我丈夫一直感到自责,一年前,他自杀了。

  我的世界彻底坍塌。望着死去的丈夫,我觉得自己生不如死。

  女儿一天天老化下去,才三年,她就看起来跟我一样老了。看着她,我有时候觉得是在看我自己。

  就在这时,我从一個阿婆口中得知了一個偏方,但却需要用到刚出生的小孩。我将这個消息告诉女儿时,在她的眼中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

  我马上通过中介公司成为了一個怀孕女人的保姆,她是一個盲人,叫莉娜。她的丈夫是個大老板,每天都很忙。我觉得,等这個女人生下孩子后,我有很大的机会能将孩子偷走。

  每天我都认认真真地照顾莉娜,我想为自己以后要造的孽先积点儿福。

  终于,莉娜的预产期到了,我将她看得更紧了,生怕她和肚子里的孩子有一点儿闪失,可这却让我少了很多心思去顾及我的女儿。当我回家看到我的女儿被剪开了肚子躺在床上时,我实在接受不了这残酷的事实。我大口大口地呕吐,然后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在女儿惨不忍睹的尸体旁边有一把剪刀,我一下子就想到了凶手。除了那個一直想要個孩子的疯子阿雅之外,还有谁会用剪刀杀人呢?不过我并不打算报警,我要亲手为女儿报仇。

  我猜阿雅本来想杀的人应该是我,她肯定是误把我女儿看成了我。所以我准备将计就计,在之后的日子里不再出现,让阿雅觉得她确实杀死了我。

  果然,在之后的日子里,阿雅取代了我的位置。她开始一天到晚陪在莉娜身旁,哦不,确切地说,是一天到晚陪在莉娜肚子里的孩子身旁。

  几天后,莉娜生下了孩子。听附近的邻居议论,那個小孩非常可爱。如果那個偏方真的有效,我的女儿也一定会变得非常可爱的。想到这里,我对阿雅的恨更深了。我开始实行我的杀人计划。其实很简单,我的手上还保留着一把莉娜家的钥匙,所以我只要等到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地摸进她家,用剪刀将阿雅的肚子剪开就行了。

  过了午夜12点,我开始行动。来到莉娜家,用钥匙将门打开,我决定摸黑进去,因为我对里面任何家具的摆设位置都十分熟悉。我打算直奔莉娜的卧室。因为听别人说,那個阿雅不仅占了莉娜的孩子不还,甚至连莉娜的卧室都被她占用了。可刚到客厅,我就见到客房门口站着一個黑影。我不假思索地上去就是一棍,反正不管打到的是谁对我都没坏处。

  我用微型手电照了一下那個人的脸,是阿雅。看来这恶毒的女人刚刚是打算去杀莉娜的,连剪刀都拿在手上了。我将阿雅拖回主卧室,用绳子绑住她的手脚,然后随手拿了块宝宝的尿布堵在她的嘴上。我怕待会儿我剪开她的肚子时她发出的惨叫声吵醒莉娜。

  当我刚把剪刀刺入阿雅的肚子时,她就清醒了。我看到她的眼睛睁得圆圆的,但我的手并没有停下,一下一下地在她的肚子上剪着。阿雅整整被我折磨了几分钟才面目狰狞地死去。

  一切都结束了之后,我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空虚,丈夫走了,女儿也走了,现在仇也报了,我在这個世界上还有什么牵挂呢?

  就在我的意识处于模糊状态的时候,一只手突然用力扳住我的头。我感到一阵头晕,接着我感到自己的喉咙一凉,渐渐地,我就失去知觉了。

  万伟

  世界上有这么一些人,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爱上一個人,然后为了那個他们所爱的人努力,甚至牺牲自己的生命。我就是这样一個人,我叫万伟,我存在于这個世界上的意义就是爱上阿雅,然后不惜一切地让阿雅开心。

  阿雅喜欢孩子,可阿雅不能生孩子。我与别的女人生下了一個儿子,我叫他万小巴。

  那天早上,我将小巴放在了阿雅门口。我以为之后的日子里阿雅一定能开开心心地度过。的确,在开始几天,阿雅过得很开心。可后来,小巴却突然不见了,阿雅也因此发了疯。

  我用尽了所有可能的办法想找出小巴。后来,我终于查清楚了原委,原来是某個盗墓组织专门偷走刚出生的小孩,然后在开墓的时候用那些小孩的鲜血祭神保平安。而我的小巴就是被那個头领叫陈仁的盗墓组织偷走的。当我找到小巴时,他已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了。我发誓要为小巴报仇。

  等了一年之后,我的机会终于来了。陈仁跟一個盲女结了婚,后来她还怀上了小孩。我发誓要让陈仁也感受一下我当年的痛苦。

  我在陈仁的公寓旁租了一個房间,这样一来,我既能监视陈仁那個盲老婆,又能有更多的机会照顾阿雅。

  就这样,我又等了八九個月。

  我终于听到了陈仁的老婆已经生下孩子的消息。同时,我又从一些朋友那里得知,陈仁最近又找到了一個大墓。真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午夜1点,我拿了撬门的工具来到陈仁家。书上说这個时间段是人睡得最死的时候,所以我只要在撬门的时候轻点儿,应该不会被别人发现。

  可是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陈仁家的门竟然开着。我提高了警惕,蹑手蹑脚地走进陈仁家。客厅里空空的,客房里似乎有人在睡觉,我猜应该是阿雅。听大家说这几天阿雅都在陈仁家,而此时,陈仁家的主卧室里竟然有微弱的灯光!

  我的心仿佛跳到了嗓子眼。我屏住呼吸,往主卧室挪去。我看到陈仁家的保姆正在用剪刀剪一個女人的肚子,看那個女人的穿着,明显就是陈仁的盲老婆。

  保姆手中的剪刀在一刀刀剪着,雪白的床单已经有大半被染成了血色。这时候,我也看红了眼,我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地朝主卧室走去。之后,那個保姆似乎在想些什么,停止了动作。我马上趁着这個机会大步上前,一下子扳住她的头,一刀就往她的喉咙划去。

  那個保姆连挣扎都没有就死去了。我马上抱起旁边摇篮里的宝宝,他正被厚厚的小被子严严实实地包裹着。我不敢扒开被子看孩子的脸,因为我怕当我看到孩子稚嫩无辜的脸后不忍心继续实行接下来的计划。于是我直接将小孩连着小被子一起放进了一個黑色塑料袋里。

  我按照与陈仁约定好的时间,来到陈仁他们组织刚找到的那個墓地旁。

  陈仁热心地接待了我。我将那個黑色塑料袋往地上一扔,袋里隐约传出婴儿的哭声。

  “很好!”陈仁拿出一把长刀就要往黑色塑料袋砍去。

  我马上阻止:“能砍进去吗?他还裹着厚厚的被子。”

  “放心。”说完,陈仁一刀就下去了。一股鲜血溅起,黑色塑料袋一分为二。

  “哈哈!”我开始发出一阵狂笑。小巴,我终于给你报仇了!

  “你笑什么?”陈仁不怀好意地问道。

  “你还记得一年前杀掉的那個小孩吗?就是从你家对门偷走的那個小孩?”

  “我们家对门?”陈仁想了想,又摇了摇头,“我杀过太多的小孩,不记得你说的是哪個。那個小孩也是你提供给我的吗?”

  “提供?”我苦笑了一下,“算是吧,因为他是我的孩子。”

  “你的孩子?”陈仁调整了一下站姿,握紧了手中的刀,“你是来报仇的?”

  “已经报了。刚刚你杀的就是你自己的孩子,你跟那個盲女的孩子。”

  “什么!”陈仁绝对想不到我会有这么一招,“TMD,你也去死吧?”

  陈仁拿刀往我的身上捅了过来。我没有闪躲,反正我已经为小巴报了仇。至于阿雅,我只能来世再继续爱你了。

  “你那盲妻子也被你请的保姆杀死了,哈哈!”

  我疯狂地喊叫着,慢慢朝地上倒去。我喜欢看陈仁脸上这种痛苦的表情。

  我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睁着眼睛,胸口的伤口不停地往外冒血。我见到那只被一切为二的黑色塑料袋动了一下,接着,爬出了一只只有上半身的猫?啊,怎么会是猫?

  小花

  大家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小花是谁?在这一整件事情中压根没出现过这個人呀。是的,因为我并不是一個人,我是只猫,我就是那只万伟在临死之前见到的猫。

  虽然在这整個事件中我的戏份很少,不过相信我,我绝对是这出戏中最关键的角色。好了,接下来就听我说说我是如何来演绎“狸猫换太子”这出戏的吧。

  我其实是陈仁养的一只猫,因为陈仁的妈妈爱猫,所以,一直以来他都会养一只猫在身边。我完全见证了陈仁与莉娜从认识到结婚的过程。陈仁是一個商人,而且是奸商,所以他与莉娜这個盲女结婚的理由当然没有大家理解的那么单纯。莉娜的身上纹着一张巨大的墓室地形图,这是她家族传下来的,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吧。不过陈仁却不知从谁的口中得到了这個消息,这也是陈仁为什么要跟莉娜结婚、然后很迷恋她的身体的原因——陈仁为的就是弄到莉娜身上的那幅地形图。

  而我,这只名叫小花的猫,本来只是想将他的孩子偷走并藏到柜子里,然后我自己钻进被子里假装他们的小孩,吓他们一下。没想到,就在我偷偷地进行着计划的时候,另一個阴谋也在悄悄进行着。阿雅想杀莉娜却先被安姐杀死了,之后万伟又杀了安姐,竟然还带着我去见陈仁,并在我被切成两半后告诉陈仁,我就是他的孩子,而且还告诉陈仁她的盲老婆也被杀了。

  哈哈,这样,我的计划与各种巧合就完美地结合在了一起。

  接下来大家将看到——陈仁慌乱地跑回家,看到保姆安姐以及他的盲老婆(因为阿雅穿着莉娜的衣服,他一定会误以为阿雅就是莉娜)都躺在血泊中,而这個时候,一個满身是血的孩子从柜子里爬出来(血是我将孩子从被子里弄出来时不小心咬伤抓伤的)。陈仁一定以为那是他的孩子变成鬼来找他报仇了,因为他的孩子(也就是我)已经被他一刀劈成两半了。接着呢,陈仁那個盲老婆被陈仁进门的声音吵醒,从客房内一头乱发地走出来。

  大家想想,一個做尽了伤天害理之事的人,看到两具恶心的尸体,然后又看到自己的老婆孩子变成鬼回来找自己,他会怎么做?

  我觉得,他只能跳楼了。

  好了,我的故事讲完了。对了,大家不用为我担心,虽然我被劈成了两半,不过别忘了,猫可是有九条命的哦。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澳门老葡京赌场网站 老葡京开户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 澳门凯旋门注册网站 澳门美高梅网站 凯旋门注册 澳门金沙注册官网 老葡京网站 澳门老葡京开户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