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澳门赌博真正开户网址 作文 读后感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网站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鸟语者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19 狂海龙少

  晨日初升,薄薄白雾已遮不去缕缕新晖,屋内却是阴暗如昔。不时几声刺耳的鸟鸣,恰又逢窗隙中袭入一股凉风,却也多了一分意味。

  从心坦言,虽然经历繁多,但若不是亲眼所见,我绝不会相信世界上还会有这样的人。

  身居密林,与鸟兽为伍;貌若潘安,身却遍布琼羽;目光深邃,仿佛看透了一切。然而,终只是弱冠之龄,许久,却又露出一丝苦笑。

  “你是我这十几年来见过的第一个人,或者说,第一个活人。”年轻人看了看我,“上一次是什么时候了?很久很久了,我都记不清了。”

  “你还很年轻。”我接了一句。

  年轻人沉思了一下,却是声音沙哑:“是啊,年轻,可有些东西,却是注定要背负的。”

  “比如……”

  年轻人却并没有直接回答我的话,而是反问了我一句:“知道鹦鹉吗?”

  我刚要回话,年轻人却自顾自续了一句:“我说的不是市场上作为玩物的鹦鹉,而是一种异兽……也对,好像在你们的理解中,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的。”

  年轻人这么一说,我倒是反应了过来:“黄山之鹦?”

  “你倒是知道?”年轻人颇为诧异地看了我一眼,声音十分之刺耳。

  鸟语者“嗯,确是知道些”我想了想,最初了解,似乎是在一本古朴的《山海经》上,“‘黄山,无草木,多竹箭……有鸟焉,其状如鹗,青剁赤喙,人舌能言,名曰鹦鹉……’是这个吧?”

  “嗯,不过,你知道这个‘异兽’和人们饲养的玩物有什么区别吗?”

  年轻人的声音低沉了下去,沙哑的音色中似乎有着无数的情触。我一时有些愕然。

  四周突然间陷入了沉默,风声过耳。

  我看着年轻人,年轻人看着我,沉寂间有着另一种难以言明的恐怖。我决定打破这让人尴尬的恐怖,冥冥之中的默契却又让我和年轻人一同开口,又一同闭上。

  “如果说区别……”

  “其实……”

  最终,还是年轻人说了出来:“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没有区别?”我愕然,没想到年轻人给出的却是这样一个答案。

  “对,没有区别。同样是鸟,同样会说人话,同样叫鹦鹉,又有什么区别呢?”年轻人继续苦笑,“准确地说,有区别的是鹦和鹉。”

  “鹦和鹉是不相同的两种?”

  “不相同吧,反正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没见过活人了,你例外。”

  这……年轻人的回答似乎有些前后不搭。

  “用另一种方式来说,就是见过我的人,都死了,同样你除外。”

  我要说些什么,却被年轻人打断:“你不是一般人,你懂我的意思。鸟语者,与其说是一个职业,不如说是一种传承。从很远的很远,一直传到现在。鸟语者,似鸟非鸟,似人非人。在鸟类与人的夹缝中存活着。可是就算这夹缝,也是更偏向鸟类。鸟语者,不能见人。”

  “上天对我们不公啊……”年轻人有些痛苦地叹了一句,又很快转化为最初的样子,“远古洪荒,异兽遍地。异兽异能,拥有着不同的预知能力,种类繁多。其中,又以鸟类为最,比如能辟凶避邪的凤凰,比如火灾之鸣毕方,又比如水患之鸣胜遇……那时候的人类还很卑微,存活在世界的最底层。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旨意,为了人类能存活下去,赐予了人类通过异鸟知解天地的能力,于是,便有了鹦鹉。”

  “由那个时候开始,人类便对鹦鹉只闻其声,不明其身。甚至最初的最初,人类还不知道鹦鹉是一种鸟。为了保护鹦鹉,也是那样一个不知哪儿来的旨意,只要见过鹦鹉的人,都会死去……你进屋子的时候,注意到屋外的土山了吗?”

  “土山?”年轻人这么一说,我倒突然意识到,这一片林中,有这样一间木屋已是另类,更何况这木屋之前还有一个不小的土山。

  “那个其实不是土山,而是坟山,下面埋着的,全是人,见过我的人。”年轻人的语气很淡然,我却惊愕不已。

  “不需要这样子看着我,不是我杀的。这是禁忌。鸟语者不能杀人,从出生的那一刻起,鸟语者就注定是为人类服务的。你知道,虽然我们一直与鸟为伍……”年轻人继续说着,语气中听不出任何情绪,“与鸟相处得久了,难免有了感情。父亲……哦,他也是一个鸟语者,不过已经死了,死在了禁忌之上。”

  我忽然有了一种感觉,现在的年轻人与刚刚见到时是完全不相同的两个人。在叙述中,在回忆里,年轻人似乎被一种只有他自己才清楚的痛苦麻痹掉了,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情感的机器。

  林中的清晨还是很冷,纵然在房间里也是不时有风吹过,是另类的林的气息。

  年轻人又冷淡地说了下去,配合着沙哑的声音,愈发像是机器,可能还是生了锈的那种。

  “禁忌的意思是,不能够去侵犯,可是父亲却侵犯了。他见了人……当然,是在树上,不然人会先看到他的……然后,把那些人一个个地都杀掉了……再然后,父亲就死掉了……”年轻人的情绪突然又变得激动起来,“身上的羽毛,一点点地收进皮肤之中。父亲痛苦地哀嚎着。我看着,却无能为力。最后,父亲活活地痛死了,羽毛全部缩进了皮肤之中。父亲一辈子想变成人,没想到,最后却在杀人之后成了人。只不过,那时候的父亲,浑身上下部是鲜血,面容扭曲,再也没有了当年的潘安之貌。”

  “其实,鸟语者也是有感情的,呵呵……”年轻人的眼角闪过一丝晶莹,很快却又不见,面容又狰狞了起来,“可是,父亲死得冤。那些混蛋该死啊,准让他们进林子里捕捉,他们活该啊……父亲……”

  我不知道该去说些什么,指责,或者是安慰。说不出谁对准错,但是,人死了,都死了,对对错错,说不清了,也没有说的必要了。

  年轻人的自我控制能力很强,不多时便又恢复了常态,自我嘲讽地说了一句:“见笑了……”

  “其实,父亲的死也没有什么,禁忌,这是宿命。你不是问我命中注定的是什么吗?除了这身该死的羽毛,就是这些个所谓的禁忌了。又比如鸟语者不能食鸟之类的。据说鸟语者如果吃了鸟,不管种类,只要吃了,便会生不如死。可谁知道呢?生不如死是什么?可能是永远的痛苦,可能来自精神,可能来自肉体,可是谁知道呢?这是禁忌,从来没有人侵犯过的禁忌。鸟对于我们来说,就像自己的亲人一样,谁会去吃呢?几千年了,这个禁忌从来都没有应验过。”

  我没有说话,也无话可说。

  年轻人又自顾自说了起来:“至于外面的什么土山,确实是埋死人的。不过他们不是我杀的,当然,也不是父亲杀的,是我好心把他们埋葬的。鸟语者的禁忌不仅仅束缚自己,鸟语者也需要保护。所以,与之相对应的,就像最初我说过的那样,看过鸟语者的人,都会死。”

  “鸟语者?不是说鹦鹉吗?”

  “鸟语者,其实就是鹦鹉的后裔。洪荒之后,人类成了这个世界的变相主宰者,自然也就无须鹦鹉这种沟通人类与异鸟之物的存在了,所以,渐渐地进化或者退化,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就成了你们口中的鸟语者……想不到吧?可这就是事实,这就是宿命。”

  “鸟语者?鹦鹉?鹦?鹉?”我有些混乱地理了理它们之间的关系,却无从理解。它们到底是不是同一种东西?

  “鹦鹉就鹦鹉吧,对于你来说,它们之间的关系真的就那么重要?”年轻人看了我一眼,摇了摇头,

  “不管怎么说,你们现在看到的,只有那种在市场上贩卖,然后成为人类玩物的鹦鹉了。至于鹦和鹉,它们是什么样子的,又是怎样一种生物,已经不重要了,不是吗?鹦鹉,只属于洪荒,至于现在,剩下的便是鸟语者了……”

  年轻人还要继续说些什么,身体却猛地一顿,继而一个寒颤,略有歉意却又面带嘲讽地对我说了一句:“有客到,我去见见,不好意思。”便闪身不见。

  我听到,屋外一阵嘈杂。

  “你们看,前面有间屋子。”

  “你管那些干什么?”

  “可以进去休息一下。”

  “这林子里有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安全。”

  “还是别去了吧,要不是这林子里有些个奇鸟儿,老子才不受这个苦……”

  “看……那……那是什么……”

  声音再无,年轻人的话却又环绕在耳边——

  “那个其实不是土山,而是坟山,下面埋着的,全是人,见过我的人。”

  “不需要这样子看着我,不是我杀的。”

  “可是,父亲死得冤。那些混蛋该死啊……”

  我突然有些明白年轻人嘴角边最后的嘲讽了。那堆得很高的土山四周,雾更浓了,原本稀疏的阳光,再也看不到……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澳门赌场开户 澳门赌博开户网站 赌场注册 赌博注册 澳门赌场官网 澳门赌场官网 赌场注册 赌场注册网址 澳门赌博真正开户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