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 文章 日记 海立方网站 作文 读后感 星际注册网站 演讲稿 在线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故事首页 > 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最美的眼睛

小故事网 时间:2016-04-14 考薇

  谁在说话

  “如果我能不戴眼镜就好了。”约会归来的曲晓萌趴在床上感叹起来。她捏了捏自己笨重的眼镜片,不由得皱紧了眉头。

  “近视眼也没有什么不好啊,显得有文化。”舍友梦莎劝道。

  “你的眼睛既漂亮又不近视,当然不知道近视的种种缺点了!”曲晓萌从床上爬起来,激愤地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戴上眼镜相当于拉上窗帘,还有什么美感可言?我想做近视手术,可是没有那么多钱;想戴隐形眼镜,却因为角膜敏感适应不了。哎呀,我可怎么办啊!”

  听到这里,梦莎突然放下了手里的杂志:“听说近视眼就是因为晶状体变厚而引起的,而近视眼手术的原理也就是把晶状体切薄一些。这听上去非常简单啊,要不然我帮你切一下吧?”

  说到这里,梦莎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扑向了曲晓萌,把猝不及防的曲晓萌推倒在床上,然后双手摸上了曲晓萌的眼睛。梦莎的手冰冷冰冷的,在曲晓萌的眼皮上轻轻地一划。

  “别闹!”两个女生嬉闹起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曲晓萌听到头顶上响起了一个幽幽的声音:“我的眼睛呢……”

  “你说话了吗?”曲晓萌急忙把梦莎的手推开,焦急地问。但是梦莎摇了摇头,而且她也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最美的眼睛一种不祥的感觉突然从曲晓萌的心底升起。她严肃地坐了起来,想告诉梦莎不要再拿眼睛的事情开玩笑。然而刚刚张开嘴,曲晓萌就像触电一般呆住了。

  在惨白的日光灯下,她看到梦莎的背上伏着一个女孩,一个长发披肩、面色苍白的女孩。这女孩的双眼没有眼球,只有两个紫红色的窟窿,血从眼眶中源源不断地流了下来,滑过她姣好的面容。而那两个血窟窿,正死死地盯着曲晓萌。

  “妈啊——”曲晓萌跳了起来。

  这一跳把梦莎也吓着了。她后退了几步,那伏在背上的女孩就不见了。

  刚才的一幕好像是梦,但曲晓萌感觉自己的眼眶有阵阵的割痛感,仿佛刚才梦莎那一划真的伤到她的眼睛了。这太奇怪了。

  两个女生再也没有玩闹的心情,各自收拾一下就上床睡觉了。

  这个夜晚注定不太平静,曲晓萌翻来覆去睡不着。将近午夜的时候,曲晓萌突然感觉有什么人在摸自己的眼皮。

  她急忙睁眼,然而眼前只有漆黑一片。

  于是她再次闭上眼睛,但是那种被冰冷的手触摸的感觉马上袭来,让她全身一次次地涌出鸡皮疙瘩。曲晓萌终于受不了了,她壮着胆子又睁开了双眼。

  她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只苍白的手,那手像皮筋一样柔软。它在黑暗中飞快地往后缩,越过了曲晓萌的帐子,一直后退,最后居然缩到了梦莎的被子里。之后,梦莎的被子缓缓地隆起,像是里面钻进了一个人。那个人蜷起了身体,在梦莎的被子里蠕动了一会儿,然后归复于平静。

  自始至终,梦莎始终在安睡。

  这手显然不是梦莎的,因为正常人的手是不会那么长的。

  除非……梦莎不是正常人。

  寻找眼睛的尸体

  次日,曲晓萌顶着一双熊猫眼去见男友修凯恩,她一边往修凯恩怀里挤一边抱怨道:“就怪你就怪你就怪你!你说我的眼睛不美,说我的眼睛没有灵性,结果昨晚我就遇见了一件关于眼睛的诡事儿。你说说,你要不要负责任?”

  修凯恩一边宠溺地拍着曲晓萌的肩膀一边解释道:“亲爱的,我说的没有错啊。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没有美丽的眼睛,女孩就不可能称得上是美丽的。你也得理解我,我是搞美术的,终身为了‘美’而奋斗,我当然希望自己的女友有一双像湖泊般澄澈美丽的眼睛啦。”

  “哼!你见过那样的眼睛吗?”曲晓萌不服地问道。

  “当然。”修凯恩的表情突然变得很严肃,他推开了曲晓萌,转身走进了画室。不一会儿,他就捧出了一幅画。画用厚厚的粉色天鹅绒裹着,显然是他非常珍爱的。

  修凯恩说:“这幅画上的女孩,有世界上最美的眼睛。可惜她已经不在人世了,但是她的目光我永远记得。”

  修凯恩缓缓地揭开了天鹅绒。顿时,一幅以青黑色为背景的肖像画出现在他们面前。

  “啊——”曲晓萌一点儿也不觉得这幅画美,甚至尖叫着跳了起来。

  画上只有一个呆立的女孩,她穿着白色的中学校服,长发凌乱地披散在肩膀上。最恐怖的是,她的眼睛没有眼球,只有两个紫红色的血窟窿,粘稠的血液顺着脸颊淌了下来,与青黑色的背景相映。整幅画只传达了一个信息——恐怖。

  “你怕吗?这没有什么好怕的。”修凯恩的手指轻轻地抚摸着画面,像是抚摸着爱人的脸庞,他的语气居然也有着前所未有的温柔。

  “这……这画你是什么时候画的?”曲晓萌结结巴巴地问。

  “大约是五年前吧。”修凯恩回忆起来,“当时我在一所中学看到了一个眼睛非常漂亮的女孩,于是一直希望她能够做我的模特。可是她的家人管得很严,我很难实现这个愿望。可是,也许是我感动了上苍,我居然在她临死之前见到了她,并且把她失去了眼球的影像画了下来。”

  “临死之前?”曲晓萌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没错,临死之前。”修凯恩的声音突然变得幽远,“我还记得那天,晚上的风很冷,我正穿过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子。突然,我听到有人在呜咽。我急忙抬头,只看到一个全身是血的穿着白色校服的女生向我飘过来。当时我吓坏了,差点儿叫出声来。但我很快就认出,她正是那个我理想中的模特。只是,她的眼球已经不见了。”

  “她的眼球哪儿去了?”曲晓萌急忙问。

  “我不知道。事实上她也正在寻找自己的眼球。她一边呜咽一边低头寻找自己的眼球,可是天太黑了,根本什么也找不到。她从我身边缓缓地经过,用空洞的眼眶‘看’了我一眼。也就是那个瞬间,我猛然意识到,她可能已经死了……”

  曲晓萌受不了了,她站起身想要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她看到画里的女孩突然动了一下。

  是错觉吗?

  回到宿舍之后,曲晓萌的心久久不能平静,她始终觉得有一双冰冷的手在摸自己的眼睛,而且冥冥中有个女孩的声音在呼唤:“我的眼睛呢……”   “我怎么那么多疑!”曲晓萌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然而,她发现这一耳光并没有扇在自己的脸上,而是扇在了一双冰冷的手上——难道真的有一双手在摸她的脸?惊恐让曲晓萌的心差点儿跳出来,她想要回头看看却又不敢,于是内心深处开始了挣扎:要不要回头?

  “干什么去了?又和修凯恩约会?”正在纠结时,梦莎的声音传了过来。曲晓萌壮着胆子一看,原来刚刚只是梦莎把手伸到了她的脸上,和她开了一个玩笑而已。曲晓萌狠狠地瞪了梦莎一眼。

  此时,曲晓萌看到梦莎的背上趴着一个女孩,两眼流血的女孩。但只是一晃,就不见了。

  又是她,没有眼球的女孩!

  和我没关系

  凡事必有因果。你相信这句话吗?

  反正曲晓萌是相信的,她知道那个没有眼球的女孩再三出现,不是没有原因的。于是在一个下着雨的傍晚,她在秘密的地方约见了一个人——初中同学范丽丽。

  “是不是东窗事发了?”范丽丽开门见山地说,“如果不是因为那件事,我估计你肯定不会来找我。”

  曲晓萌点了点头:“我觉得是思娜回来了。五年前的事情,还是没有完。”

  雨在窗外刷刷地下着,两个女生的回忆回到了五年前。

  那个时候,她们都在上初中。别说初中的女孩思想单纯,那是不了解情况的人才那么说。初中的孩子已经具备了最基本的欲望,而且还比成年人多了一份挣扎的勇气,所以她们的所作所为往往更加激烈和极端。

  比如曲晓萌和范丽丽。

  由于学习的压力,当时班里几乎所有女孩都戴着厚厚的眼镜,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班长思娜。思娜真是太特殊了,她人长得漂亮,学习成绩超好,而且无论学业多么繁重,她的视力始终很好,没有半点儿近视的迹象。在众多“酒瓶底”当中,思娜那双漂亮的大眼睛让她脱颖而出。全校男生的目光都在思娜的身上,所有女生都会在思娜面前自卑,包括妒忌心极强的曲晓萌和范丽丽。

  当时,曲晓萌和范丽丽只是想小小地教训思娜一下,让思娜不要再那么出风头。于是,两个女生找了个借口把思娜约到了一条人迹罕至的小巷子里,然后把思娜堵到墙角,凶神恶煞地威胁她,让她以后戴着平光眼镜来上学。惊恐之下的思娜挣扎得很厉害,曲晓萌顺手拾起了一块碎玻璃在思娜面前比划着。

  也许是造化弄人吧,纠缠之中,思娜突然惨叫起来。既而,曲晓萌松开了手,她发现自己手里的玻璃已经深深地刺进思娜那双美丽的大眼睛里了。

  “怎么办?”在思娜痛苦的挣扎中,曲晓萌和范丽丽已经乱了手脚。正是这种慌乱让曲晓萌做出了一个决定,“如果思娜活下去,一定会告发我们扎了她的眼睛,咱们今天的行为就不是‘小小教训’一下那么简单了,我们的未来就全完了!我觉得倒不如……杀了她算了!”

  那天的小巷子很安静,风从她们身边吹过,带起了一阵血腥的味道。就是在这种无知和惊惶中,曲晓萌居然掐死了思娜。因为听范丽丽说“死人的眼睛会留下凶手的影像”,于是她又残忍地把思娜的两个眼球挖了出来,丢在了角落里。

  恐怖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当两个女生确定思娜已死的时候,思娜居然从地上爬起来了。血从她的眼眶中流出,她呜咽着说:“我的眼睛呢……”

  “难道她还没有死?”曲晓萌惊恐极了。于是她拾起碎玻璃,朝着思娜的喉咙狠狠地刺过去。

  思娜应声倒地,但是仅仅几秒钟,思娜再次站了起来,她呜咽着说:“我的眼睛呢?”

  “妈啊!”曲晓萌吓得受不了了,范丽丽只好壮着胆子又补了思娜一刀。

  几秒钟之后,原本应当死掉的思娜再次站了起来,满面是血的她还是重复着那句话:“我的眼睛呢?”

  两个女生明白了:其实思娜已经死了,重复爬起来的只是一具尸体而已!

  这种想法让她们更加恐惧,于是她们丢下了手里滴着血的玻璃,飞快地跑出了巷子。

  风吹过的时候,巷子里只剩下一具女孩的尸体,她在寻找自己的眼睛,一直寻找……

  回忆让曲晓萌和范丽丽全身发冷。曲晓萌简单地把这些天遇见的灵异事件说了出来。范丽丽问道:“你的舍友梦莎,会不会就是当年的思娜?是她回来找你报仇了?”

  “绝对不是。”曲晓萌摇摇头,“思娜的样子我永远忘不了。虽然梦莎也有一双漂亮的眼睛,但她绝对不是思娜。”

  “那就没有什么了。”范丽丽突然松了一口气,“我没有遇见灵异事件,说明我是安全的。你的事儿和我无关,现在我要回去上自习了,你以后别再来烦我。要是把晦气传到我的身上,我会不客气的。”

  这种态度激怒了曲晓萌,她猛地拉住了范丽丽的袖子:“你想逃?咱们是一根线上的蚂蚱,谁也别想跑!”

  谁知范丽丽丝毫不为所动,她一字一句地说:“曲晓萌,你别和我装了!当初你刺瞎思娜的眼睛,真的只是个意外吗?后来你鼓动我一起杀掉思娜,也是冲动之举吗?其实那时候的你早有杀她的预谋,你只是在利用我而已!”

  曲晓萌全身一个激灵,松开了手。

  范丽丽咄咄道:“如果你不是故意的,手里的玻璃怎么会那么巧地刺进思娜的眼睛?当时你喜欢上了体委,而体委喜欢思娜,你才动了杀心。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你说是我的预谋,你……你有什么证据?”曲晓萌结结巴巴地问。

  “当然有。”范丽丽冷冷地说,“那天我把手机开启了录像功能,本来只是想录下思娜的狼狈样子用作以后的笑料,谁知正好录下了你刺思娜眼睛以及后来杀人的那一幕。这段录像,我现在还保存着。只要把录像公布出去,大家就会知道,伤人和杀人的都是你。”

  曲晓萌颓然坐倒在地,只感觉全身发冷。

  范丽丽拍了拍袖子道:“既然思娜找你报复,那么你可不要牵上我。否则我真会把录像公布出去。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女鬼不找你的麻烦,警察也会来找你麻烦的。”

  此时此刻,曲晓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范丽丽离开,悔意像苦酒般浸透了她的心灵,当初怎么那么不小心?   正在这个时候,修凯恩的电话打来了,曲晓萌有气无力地接听了。但是几秒钟之后,她马上恢复了精神。

  因为修凯恩说:“好可怕!那个没眼球的女孩从我的画上离开了!她到哪里去了?”

  又一次选择

  当曲晓萌赶到修凯恩的画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修凯恩像个幽灵般立在画室里。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奇怪的油彩味道,乍一闻倒像是血腥气。

  在他前方,摆着那幅曾经让曲晓荫无比惊恐的画。更让她惊恐的是,画里的思娜已经消失不见了。一片青黑色的背景,仿佛昭示着曾经上演过的罪恶。

  “真是太可怕了。”此时的修凯恩已经完全没有了往日的风度,他双手绞着头发回忆道,“就在今天傍晚,我把画拿出来欣赏。突然,画上的人动了!我以为是错觉,但那显然不是。因为我听到她在哭,她说:‘我的眼睛呢’……然后,她居然从画里走了出来,带着一身的血腥味儿。天啊……”

  “她还说什么了?”曲晓萌颤抖着问。

  “她还说……”修凯恩停顿了一下,然后一字一句地回答,“她、要、报、复!”

  突然,有冷冷的风从曲晓萌的背后吹过,她的身上瞬间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之后,她听到背后传来了一个女声:“我的眼睛呢……”

  “她就在那儿!”修凯恩指着曲晓萌的背后大叫起来。

  曲晓萌急忙回头,背后立着梦莎。然而此时的梦莎完全不是平时的样子,她脸色苍白,表情呆滞。在梦莎的肩膀上,搭着一双枯瘦的手,那手顺着梦莎的脸向上爬。渐渐地,在梦莎的背后出现了一个女孩。她披散着凌乱的头发,苍白的面容上有两道紫黑色的粘稠血迹,两只空洞的眼眶死死地朝向曲晓萌。她幽幽地说:“曲晓萌,我的眼睛呢?你看到我的眼睛了吗?”

  “天啊——”曲晓萌的喉咙里爆发出了不像人声的惨叫。她想寻求修凯恩的保护,然而修凯恩早已经像猫一样缩在了角落里,全身颤抖得比曲晓萌还厉害。曲晓萌再次回忆起了五年前的那个黄昏,死去的思娜一次次地爬起来寻找自己的眼球。那是一种多么执拗的怨念!这种怨念是无法被时间洗刷的,她真的回来了!

  “我错了……我错了……”曲晓萌一步步地后退,哭丧着脸不住地哀求着。

  但是思娜显然不为所动。随着梦莎脚步的靠近,那张可怕的脸已经与曲晓萌近在咫尺了。思娜说:“我的眼球呢?如果实在找不到,就把你的眼球给我吧。”

  这怎么能行!曲晓萌已经退到了窗台边。晚风从窗外狠狠地灌了进来,她打了一个激灵,头脑像五年前那样混乱起来。在曲晓萌的心底,有个声音在劝说:“与其让鬼弄死你,倒不如跳下去吧!还能留个全尸。”

  那个声音如此坚定,就像五年前劝说曲晓萌杀死思娜时一样坚定。

  于是,曲晓萌转过身去,头也不回地扑了下去。

  这是八楼。

  我想要的报酬

  “姐姐,作为一个没有实体的鬼魂,你不能亲自来报复。那么,我来帮你。”梦莎立在窗前,对背上的思娜说道。

  思娜突然哭了起来,空洞的眼眶里涌出了更多的血:“身为鬼,只是一种看得见摸不着的存在。如果没有你,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报仇。现在,我要回去了。”

  “姐姐?”梦莎急忙回头,却发现背后的思娜已经像烟一般消失了。在这个瞬间,她感觉自己的心仿佛都被掏空了,她坐在地上大哭起来。

  “你哭什么?你姐姐了结怨仇,投胎去了。这是好事,不要哭。”刚才还像小猫一样发抖的修凯恩突然站了起来,恢复了原本的气度。他走进画室,取出了另外一幅画。画上依旧是双眼滴血的女生,女生背后是青黑色的背景。

  原来,根本就没有从画里走出来的女鬼。修凯恩只不过是创作了两幅不同的画,就巧妙地让曲晓萌以为是思娜从画里走出来报仇了。这正是“心里有鬼,万物皆似鬼”。

  梦莎好不容易从悲痛的情绪中走出来,她抹了抹眼泪向修凯恩道谢:“多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怎么能报仇呢?你想要什么报酬?只要我付得起,我都会尽力的。我可以把你的事迹写成文章发在报上,宣传一下你。或者你想要钱?我会付给你。”

  “报酬?我不要钱,也不要名。”修凯恩冷笑了一下,“我要的是人。”

  “啊?”梦莎吃了一惊,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哈哈,你误会了。”修凯恩慢慢向梦莎靠近,“你知道我为什么帮助你吗?这事原本和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为什么要这么尽力啊?我是看上了你的眼睛,我想要得到你的眼睛。曲晓萌这个笨蛋,难道她没有发现你和你的姐姐长着同样漂亮的眼睛吗?很多年之前,我确实是认识思娜的,我想让她当我的模特,可是她死了。这让我非常遗憾,但是在她死后我发现,被挖掉眼睛的女人更加美丽。我太需要一个这样的模特了。我要创作一幅画,画上的女人有一只正常的眼睛和一只被挖掉的眼睛。我要让人们看到那种被毁灭的美。你愿意为了我挖掉眼睛吗?”

  “什么?”梦莎没想到修凯恩会提出这么变态的要求,她强笑道,“修凯恩,大画家,你是开玩笑的吧?”

  “开玩笑?我为了帮你们报仇,付出了这么多的心血,难道会是开玩笑?”修凯思的脸上现出了狰狞的神色,“我需要一个像你这样的模特。只有这样,我才能创造出最美的画。无眼胜过有眼!”

  无眼胜过有眼?

  梦莎突然意识到,自己走入了比姐姐当年更危险的境地。

  远远没有结束

  修凯恩的画展在那年冬天举办,其中一幅画引起了巨大的轰动。画面以紫红为底色,画里只有一个女孩的半身像。她的一只眼睛圆圆地睁着,另外一只眼睛已经被挖去,涌出的鲜血被画家表现得淋漓尽致,像是痛苦的控诉。这幅画太逼真了,那种视觉冲击是别人无法超越的。不少人说修凯恩的这幅画太残忍太血腥了,但更多的人说这就是艺术。他们说,修凯恩能凭空想象并制造出这么强烈的视觉效果,真是个天才。

  修凯思得意地想:这些真的只是凭空想象的吗?

  某位资深画师还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你完全可以画一幅两只眼睛都被挖出的女人像,就叫《失目的少女》,还可以更真实一点儿,那样就可以引起大家更多的关注。”

  修凯恩窃笑:“没有问题,那不过就是一举手的事儿。”他有个现成的模特,可以把她随意改变成他想要的任何样子。

  在这个画展上,只有一个人的反应最异样,她就是范丽丽。当她看到那幅画的第一眼时,强烈的恶心感让她差点儿呕吐出来,她认出那就是梦莎!

  如果不是她参与了当年胡同里的恶作剧,如果不是她出于被报复的恐惧而把那段录像传给梦莎,就不会引起梦莎复仇的欲望,更不会令梦莎落入虎口。她早就听说曲晓萌跳楼之后梦莎就离奇失踪了,但是没想到梦莎会变成……

  范丽丽急忙跑出了展厅,她怕被修凯恩那个魔鬼看到。

  现在,只有她知道一切真相,可是她要不要说出来?

  说,可以保住梦莎仅剩的一只眼睛。

  不说,可以保住自己下半辈子的平安。

  像当年在胡同口时那样,她的心开始了挣扎……

分页:1 2 3 下一页
故事精选
澳门银河官网 澳门永利正网 澳门星际网址 星际娱乐 澳门海立方注册官网 永利注册网站 银河开户网址 新濠天地娱乐 澳门大三巴开户